遂宁观察记者 赵权军 实习生 王新裕

这两天,刘图耻老人正盘算着筹集多少钱买猪肉,继续筹备为家乡贫困村老人开坝坝宴的事,“市场上猪肉太贵了,今年估计要换种送‘温暖’的形式了。” 刘图耻老人管每年年关为老人办坝坝宴、送衣服、棉被、为孩子们送文具书本等都叫做“送温暖”。事实上,这名走路颤颤巍巍的耄耋老人已拾荒14载,曾利用捡到的废旧书报,为老家村小捐书两万余册,还为5所小学捐建图书角。

退休老人不忘党恩,捡废品建5个读书室

刘图耻,今年已经88岁,已经退休30余年,但他却是个闲不下来的“大忙人”,每天穿梭在市疾控中心、市中医院等各大卫生服务单位办公室,收集废旧书报刊物等。“喂,刘老师,我们办公室还有几百份报纸,麻烦过来收走下!”说话间,刘图耻老人突然接到城区某大医院电话,让其赶过去收废品。

老人收拾好背包,拖着简易推车,咧句着身体出了小区大门,去收集当日的废旧书报纸。“我退休有好几十年了,不想一天无所事事,就要干点有意义的事。”刘图耻说起最初拾荒的初衷。

2005年8月,刘图耻回到老家看望亲人时,途经村小学校见校舍墙壁泥巴脱落,教室地面坑洼不平。他筹集一万多元现金修缮村小校舍,硬化学校操场和教室地面,还找商家赞助购买了1700多册课外读物,给每个班建了读书角。联系当地财政、卫生等部门购置课桌、电视机等教学用具。

“当时村小学的条件很差,我的能力有限,但是不能苦了读书的娃娃们。”为给村里孩子找到更多课外书籍,他决定靠捡废品筹集资金,却遭家人和亲朋反对,但老人没顾他人的看法,毅然走上了长达十余年的“拾荒路”。还给自己制定了“五个一”的目标计划:行一万里路、收一万斤旧书报、捡一万个废弃瓶子、攒一万元钱、捐一万册图书计划。

耄耋之年不忘乡情,目光聚焦农村贫困家庭

“我当过兵,后来参加工作,是党培养了我,所以我要在有生之年多做点好事,才能报答党恩。”刘图耻诚恳地说。14年过去了,老人的目标早已实现,他家楼下车库内没停车,却堆满纸张泛黄的书籍,以及众多残破不全的报纸等废品。老人为收书报已磨破了7个背包,废书报的重量在他双肩上留下两道深深地勒痕。

十余年来,老人用自己拾荒和神吃俭用换来的钱,修建了5个村小读书室和两万册图书,还自掏腰包设立“优秀读书学生”奖学金,资助40多名孤残留守儿童和贫困学生。

近几年来,老家村小不再需要刘图耻老人捐赠书籍,老人将关注的目光投向农村失能和半失能老人,为他们送去注重个人保健和养生的书刊资料,每年底还筹钱为老人办“坝坝宴”。

船山区复桥镇定宝寨村的贫困残疾老人席秀兰患风湿,手脚关节已严重变形,丧失劳动能力,生活十分困难。刘图恥就向好友和爱心人士募捐衣物,多次给她送去衣服、现金和粮食,还给她送去一台14英寸的彩电。

这几年,刘图耻一直挂念着老家农村老人的生活,从2014年起,他每年都会自筹资金,为留守老人过重阳节,搞乡村“坝坝宴”,他的爱心与深情打动了孤独的老年人。不仅如此,他还给不少家住农村的老人们向市级医院争取免费体检等项目,救助贫困残疾老人4人,还送给帮扶资金累计6500余元。

“我是农民的孩子,时刻挂念着家乡的乡亲们,给留守儿童和贫困孩子们捐课外书,修建图书室,为孤残老人送温暖和关爱,希望我能带动更多的人走上这条送温暖的路上。”老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