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报观察记者 陈碧红

11月14日,“2019成都村政论坛.走进中国天府农博园”在都江堰市柳街镇音乐小院启动。

此次论坛以“基层治理与产业发展路径探索”为主题,以“一次大论坛,两次微论坛”形式在都江堰市柳街镇、中国天府农博园和新津县安西镇举办。

成都村政学院相关负责人介绍,为提升基层治理能力,学院在前期通过召开座谈会、走访访谈等形式进行了充分基础调研,收集群众关心问题百余条,形成群众亟待解决和回应的“愿望清单”。梳理这些数量庞大的“愿望清单”发现,问题主要集中在基层治理和产业发展两个方面,因此本次论坛把主题确定为“基层治理与产业发展路径探索”。

为期两天论坛中,来自中央党校、成都市委党校和成都村政学院多位专家将分别就农村中的基层治理、产业发展及土地改革等重要问题进行主旨演讲,同时还进行了《五年跟踪洞察基层,教学科研助力脱贫攻坚——农村党员骨干脱贫攻坚培训班学员跟踪问效纪实》等经验交流。

值得一提的是,论坛将针对在农村问题中各方最关心的集体经济组织问题,推出《集体经济组织数据库、案例库暨课题发布》。

据悉,此次发布是成都村政学院课题组基于对成都市20个区(市)县、65个乡镇(街道)、616个涉农社区调查问卷发放、各类座谈以及实地查验等方式跟踪调研形成的。

该报告显示,当前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存在的主要问题包括:

——组织载体缺失。已收回的调查问卷显示,乡镇、村组不知道“三级”经济组织形式,有68.49%认为村委会是村集体组织载体,有44.96%认为其他(未注明其含义)是组集体经济组织。

——法人地位缺失。法人治理结构缺使村组不知如何对接市场,其经营模式有52.5%主要集中在没有明确指向的“其他”,导致村组对发展集体经济没有信心,出现是否要发展集体经济各占50%的“势均力敌”胶着状态。

——法律关系缺失。调查问卷显示,认为村委会就是集体经济组织的占53.2%、认为专业合作社就是集体经济组织的占17.9%、彼此应相互独立的占28.4%。导致这种关系混乱模糊的是相关法规打架。

——成员身份缺失。由于成都市在2009年已基本完成大规模的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当年花了巨大行政成本基本理清各区(市)县、乡镇(街道)、村(社区)成员身份,从调查问卷看出,有91.9%村组是明确集体组织成员身份的,但十年过去了,由于农村基层档案管理缺失、生死人口的变动以及婚娶嫁等原因,目前仍有8.9%村组无法划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等。

该报告提出,重塑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主体地位、夯实新型城乡治理形态构架基石,应当从七个方面着力。

具体包括:选好配强村党组织领导班子,夯实发展集体经济的坚强堡垒;关注法律的调配与整合,把改革风险降到最低;选择载体与形式,做实集体经济组织的主体地位;划定框架与界线,确认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理顺机构与人员,搭建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制衡结构;因地制宜,分类选准发展路子;厘清关系与角色,推动集体经济组织与其他组织的共同发展。

【链接】

成都村政学院于2013年在中共都江堰市委党校挂牌,是全国首个聚焦基层治理、重点培训村(社区)干部的培研机构,中组部首批十大“全国党员教育示范基地”。

成都村政学院相关负责人表示,成都村政学院将持续紧扣基层治理主题,真实了解基层所面临的痛点难点,通过问卷调查、纪实访谈、驻村调研等方式建立基层治理“案例平台”;坚持训研结合,集结高校、党校系统专家教授,组建咨政团队,通过专家“坐诊”的方式搭建基层治理“咨政平台”;坚持开展微论坛、互动式教学,实现受训学员与授课专家零距离交流,搭建线上线下“村政”交流平台开创基层治理“交流平台”,并以三平台为基础,总结形成“研究基层十难,解决基层十问”,提炼出一套有效解决农村问题的基层治理方法,在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形成探索农村基层治理的“成都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