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雅兵 川报观察记者 文铭权

他,既有康巴汉子的热情恣肆,又有汉家男人的温柔体贴。

他,既能抽丝剥茧破大案,又能碎碎念念促和谐。

他,扎根大山,护一方平安;

他,侠骨柔情,维护辖区稳定。

他就是,洪雅县公安局七里坪景区派出所的民警——赵刚,一个姓名与长相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

从“B面”到“A面”,群众贴心的“话事人”

“赵警官,你又来了啊,今天中午一定要来我家吃饭!”一大早,赵刚率领着辅警队员们来到高庙镇永丰村开展“一标三实”基础信息维护。“好好好!这盘我们不跑了,一定在您这儿落脚!”赵刚笑呵呵的回应道。

说话的人是永丰村4组的李福春老人,老爷子今年已满70岁,身体还依然硬朗,精神也显得矍铄,对于赵刚他们的到来,显得非常开心。“以前李老爷子可不是这样。”赵刚笑着说道。“以前的时候,李老爷子对我们是很抵触的!”

2018年10月,赵刚被调到七里坪派出所,全面负责辖区基础信息的采集和维护工作,李福春老人是第一个跟他“顶嘴”的群众。“七里坪派出所辖区面积227平方公里,辖区14个村2个社区,人口27600余人。永丰村只是其中的十四分之一,我们的工作量,不可谓不大。”赵刚介绍道,“李老爷子的脾气又比较执拗,‘你个傻大个,我没有违法犯罪,为啥要给提供给你我的信息’,为了做好他的工作,我头都挠破了!”

但是,赵刚最喜欢“啃硬骨头”。通过“绿色通道”为李老爷子办好了身份证,又亲手送上;四处奔走为李老爷子解决了子女赡养问题;积极联系镇党委解决李老爷子孙儿上学问题……赵刚所做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李老爷子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赵警官真是好!”老爷子口中的“傻大个”也悄悄变成了“赵警官”,“赵警官来家吃顿饭!”被老爷子念念不忘,“赵警官的工作一定要配合。”被老爷子视如圭臬。

“从‘背对背’到‘面对面’,我学到了不少东西。”赵刚感慨道。“以前总觉得,警察是一份比较冰冷的职业。但现在我觉得,面对群众,只要我们用心去交流,警察就是一个充满人情和感动的职业。”

从“C位”到“幕后”,服务旅游的“闪电侠”

“赵警官,我们这边刷不了身份证了!”

“好的,我马上到。”

“赵警官,这里网络不通,信息上传不了!”

“收到,我立马处理。”

“赵警官,我这里有个外国人的证件好像有问题!”

“明白,我很快就来。”

……

一天共有24个小时,1440分钟,86400秒,而赵刚的工作,不分八小时内外。

“七里坪景区,由于海拔合当,植被覆盖率高,且距峨眉山金顶仅26公里,已经逐渐成为国内外游客旅游、休闲、度假的首选地。”赵刚说道。“旅游业的快速发展在萌生了更多商机的同时,也为我们的管理和服务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仅旅店业管理,辖区内床位超过100个以上的大型酒店就有7家,其他中小型宾馆、民宿、旅馆、青年旅社更是超过100家,每年来到七里坪景区游览住宿的游客就有30余万人,如何引导、怎样管理、怎么服务让这个康巴汉子犯了难。

“赵警官经常组织我们培训,有时还要进行应急演练,让大家时刻保持工作状态。”七里坪景区向阳酒店老板娘说道。“我都不知道他精力怎么这么充沛,随叫随到,简直就是个24小时在线的机器人。”

原来,在今年1月的某天深夜,向阳酒店来了一批外国游客,根据相关要求,业主必须要为他们办理入住手续,可面对着满是“蝌蚪字母”的外国护照顿时让她傻眼了,这时候,她首先想到了赵刚。

“当时已经半夜2点过了,深冬季节,漫天飞雪,赵警官很快就赶到了。”说到这里,老板娘有点感慨。“这种敬业的精神,真的太感人了!”

“现在辖区各大宾馆前台人员都能熟练操作系统。”赵刚笑着说道。“以前管理都是公安打前站,站‘C位’,其实,只要我们有‘耐心、细心和将心比心’,沉下身子、设身处地为这些人着想,也能收获美好的结局。”

从“雪域”到“大山”,忠孝难全的“孺子牛”

赵刚2009年参加公安工作,地点是在阿坝县。“从小就想当警察,长大后为了这个梦想而努力,得知自己被录取的时候高兴惨了。”赵刚回忆道。“没想到在雪域高原一干就是9年。”

2018年,赵刚来到七里坪派出所工作。“才出‘雪域’又进‘大山’,我觉得挺好的,至少离家人近了不少。”

赵刚是邛崃人,父母妻子儿子也都在邛崃。“以前回家一趟要2天,现在可好了,3个小时就能到。”

“但就算这么近,有时候也改变不了什么啊!”说完这句话,赵刚脸上浮现出内疚的表情。

赵刚的母亲今年已年逾六旬,在2018年因为工作原因接触到草酸,本以为佩戴手套就足以防护的赵刚母亲万万没想到,正是由于手套的因素,导致她手指严重烧伤,被紧急送往省医院救治。

“后来我才知道,母亲害怕影响我工作,特别要求家人不许告诉我。”赵刚深感内疚。

等到赵刚得知消息赶到医院时,面对的是母亲已被截肢的手……

“我觉得愧对母亲,我不孝……”赵刚已然热泪盈眶。“这是我内心这辈子都过不去的坎。”

也许是触碰到了赵刚这个铁血男儿心中的柔软,他不愿再多说什么。

只能以无意间在其笔记本中看到的一段文字,匆匆结束此文。

“入警到现在已逾10年,

这10年,

我经历了梦想与现实的碰撞,

曾今年轻的我历经沧桑,

不再年轻。

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

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僵,

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

陪伴是一种奢侈。

母亲啊,

是儿子对不起你,

本该由我陪伴你渡过晚年,

我每次只能带着你那深切的目光

默默回到岗位。

母亲啊,对不起,

不是我不爱你,

不是我不想陪你,

只是任务在身,身不由己。

因为,你的儿子,

是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