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叶蓝  原标题为:“刺何案”之后,港媒呼吁市民:要用选票向暴力说“不”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叶蓝】参加本届香港区议会选举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6日被一名男子刺伤,顿时令选举暴力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至今已有多名建制派候选人受到伤害或恐吓,香港舆论7日呼吁市民,要用选票向暴力说“不”。

何君尧6日在屯门湖翠路遇袭受伤后完成手术。据香港东方日报网7日报道,他当天仍然留院。警方已拘捕一人,案件交由新界北总区重案组调查。凶徒姓董,30岁,无业。有港媒披露称,董与家人住在葵青区,录口供时自称“诗人”,其父母向警方表示他没有精神病记录。同学形容他性情古怪,在学校时比较孤僻。有记者翻查网上资料,发现一名活跃在“高登讨论区”动漫台、曾遭起底的网民的名字与疑凶相同,外貌相似,但暂时未能确认是否就是董。该网民有多个账户,其中一个以“反修例运动”命名,但很少发表政见。

“刺何案”发生后,香港反对派的反应饱受批评。此前,“煽暴派”(煽动暴力派)议员不问缘由就跳出来谴责“民主动力”召集人赵家贤被有精神病史的男子咬耳朵,但6日“民主派会议”召集人陈淑庄仅对何君尧遇袭受伤表示“慰问”,希望对方“尽快康复投入工作”,没有一句谴责暴力。她更极力淡化本次企图谋杀事件的严重性,称何君尧“主要受皮外伤”,而泛民议员也受到袭击,希望警方可以积极跟进,一视同仁尽快破案。有港媒记者事后采访了25名“煽暴派”议员,结果大部分人均拒绝谴责暴力,“议会阵线”的梁耀忠甚至质疑事件的真假,朱凯廸也声称“真相有待查明”,极为冷血。

几个月以来,暴徒利用暴力公然打击建制派选情,包括破坏建制派办事处、袭击建制派义工、利用各区非法“连侬墙”抹黑建制派、毁坏宣传品等;而反对派的办事处却“秋毫无犯”。《星岛日报》7日称,建制派受到的暴力狙击比泛民主派严重得多,三大建制派政党至今约有100个议员办事处受到破坏,其中不少更是再三遭破坏,暴力分子不仅涂鸦,更打砸毁坏办事处设施,甚至纵火,建制派连摆街站宣传都提心吊胆,“这些破坏行动,是赤裸裸地以暴力手段干预选举”。

何君尧遇刺更引发社会对区议会选举的关注。《东方日报》称,何在本届区议会选举中竞逐连任屯门乐翠区议员,同区参选人还有民主党的卢俊宇以及报称无党派的蒋靖雯。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表示,该党6日约见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要求政府做实质工作,确保选举公平安全。她透露,会上没有谈及押后选举,她敦促政府加强投票日票站保安,并应对候选人海报等物品受破坏,弹性处理选举经费。行政会议成员兼港区人大代表叶国谦称,何君尧遭袭事件是有预谋攻击他的要害,令人担心区议会选举是否能够顺利进行;如果暴力情况持续下去,“街上都有黑衣人及堵路”,市民如何能够前往投票。陈淑庄称,不同党派候选人都积极投入竞选,有民调显示七成市民反对押后区议会选举。

香港区议会是地区层次的议会,职能是就市民日常生活事务向政府提供意见,并参与地区管理事务。根据香港《区议会条例》,区议会由民选议员、当然议员(新界乡事委员会主席)和委任议员3种议员组成。今年区议会选举是回归后的第六届选举,将于本月24日举行,选出香港十八区区议会共452个民选议席,连同27个当然议员共479个议席。当选区议会议员任期4年,从2020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

香港《大公报》7日评论称,香港不同政治背景人士在过去的区议会、立法会选举中竞争并非不激烈,各种“明刀暗箭”手段都有使出,包括撕海报、毁街站等,但像何君尧这样当街被利刃直插心脏、志在夺命的则从未发生过,可以说创下了本港公开选举的暴力“纪录”,令人瞠目结舌。而何君尧之所以会成为施袭目标,绝非单一事件或个人恩怨,利刃刺进的是何君尧的身体,“但刀锋所向,却是选举的公平、公正性和整个特区的法治,以及全港市民的道德良知和对待暴力的容忍底线”。《星岛日报》7日的社论称,黑衣蒙面人的一连串破坏行动,令竞选活动罩上“黑色恐怖”的阴霾,也令不少市民难以忍受,很可能催生另类抗议票,即对此反感的中间选民拒绝把票投给不与暴力划清界线的候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