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敬谏

我们为什么经常要提“文化自信”?这恰是因为不够自信。所有才有精日分子、才有留学风潮、才有越洋产妇、才有山姆大叔的月亮更圆一些。甚至,看惯了美国大片的人看了《流浪地球》,也会撅着嘴巴不以为然:“这个电影太吹,中国人能拯救世界?”

吴京无奈地叹口气:一些人跪久了,就站不起来了。

这其实不是自信不自信、站不站得起来的问题,这是这届观众确实不行的问题。请相信我,这不是一句反话。

关于文化自信,许多人不知道,我们天天仰望的美国人,也曾有过不自信。1776年美国建国后相当长的时间里,“美国都是一个把国民审美和价值观牵系在老欧洲人身上的国家”。直到1910年左右,美国替代英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的中产阶层开始崛起——换了一茬“观众”,牛仔精神、发明创新、全球金融……这些美国文化的构建,才意味着其“彻底剪掉了与老欧洲之间的脐带”。

从独立宣言到世界第一,这个新中产的产生与自信培养的过程,美国人用了150年。

东边的邻居日本人呢?他们说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可就是这么极度自恋的日本人,也曾非常不自信地要脱亚入欧,要全盘西化。直到1968年,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一批新的日本人开始出现——换了一茬观众,“他们开始从服装、建筑、音乐、园艺等领域重构日本的文化”。

从明治维新到世界第二,这个新中产的产生与自信培养的过程,日本人用了100年。

中国改革开放30年,是解放思想、不断探索、高速发展的30年,也是中国人不大自信的30年。

打开国门,欧洲、美国、日本,就连华人自造的新加坡,都比我们发展得好。我们要自信,自信何来?直到2010年,中国GDP首超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个新的中国阶层——新中产开始出现,终于轮到我们换一茬观众了。

这个新中产的产生与自信培养的过程,从四九建国算起,中国人用了60年;从改革开放算起,中国人用了30年。

比之美日,过程缩短并不意味着中国人有多聪明。反之,这意味着这个自信还有点早熟、有点夹生、有点脆弱、有点微软,还需要进一步巩固与提升。但是不管怎么说,文化自信,或者说中国自信,终于从咱们这一代人心里冒出来了。

数据显示,中国新中产80、90后是主力军,25-40岁的人群占比高达61.4%;大多拥有良好的教育背景,本科以上学历占比59.7%;多居于国内一二线城市,年收入10万+;追求有品质、有态度、有科技的生活。

中国新中产的文化自信,着重表现在五个方面。

比较坚定的价值观——物质的富足,让中国新中产内心深处有了强烈的安全感,良好的教育让他们保持着工作上的进取心,他们把自己看作是这个社会不可缺少的组织分子,这种角色自任与价值自任,让他们觉得任何困难都是可以面对的,“虽然他们也会对一些丑恶现象感到愤怒,但是他们坚信正义终将战胜邪恶,一切都会更好”。

比较理性的消费观——京东大数据显示,新中产在服装、电器、酒品及电脑配件、智能设备五大品类上的消费金额最高。他们热爱健康与运动,“不是打高尔夫,而是坚持每周去跑一次步或游一次泳”;他们也很时尚,“不是提一款限量版的奢侈品包,而是有一个干净清爽的发型、健康的肤色、得体的衣着”。

比较前卫的科技观——数字化在中国的发展已经全球靠前,便捷的支付方式、出行方式、消费方式、共享方式,越来越为追求前卫的新中产们所喜闻乐见,那些原本存在于科幻大片中的科技生活,正逐步成为他们的日常。

比较自信的国货观——中国新中产的最大的进步,如吴晓波言:“越来越愿意为国货和本土审美买单”。商业英雄层出不穷的当代中国让新中产们坚信,如果能做出一样好的产品,就可以撬动特别大的市场机会。“这也是我们国家这两年在推动新国货、新匠人的运动中,获得的一个巨大的信心”。

比较持久的环保观——新中产因为良好的教育,大多是积极的环保主义者,他们爱护流浪的小猫小狗,不乱扔垃圾,努力减少塑料用品的使用,还参与或组织一些慈善活动。其环保观正从生态有机食品,向空气净化器、净水器、节能节水器具、绿色家电、绿色建材、绿色能源汽车等深入延展。

新中产们的这股文化自信、消费自信、科技自信,更加坚定了中国自信与道路自信!我们讲道路自信,是可以把具体的目光投放到我们的交通道路上的——中国制造、中国智造、中国自造的新能源智慧汽车与绿色出行,正逐渐成为拥有五观的中国新中产的标配。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预测:到2020年,中国新中产的数量将达到5亿——这一茬中国观众的数量与质量正在变大变强。

过去的几十年里,互联网正不断拉近人与全球的距离,正让世界没有难做的生意,正释放着人的创造性、机遇性与无限可能。在这个全球合作与竞争的大餐桌上,中国新中产正在拥抱新机会,也正创造着新机会。

他们的餐盘与刀叉前面,以进博会为代表全球链接,正在进一步拉平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