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飞 李代华 川报观察记者 樊邦平

11月7日,记者从眉山市洪雅县委宣传部获悉,第三批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市县即将被命名。

据了解,此前在第二批被命名的示范市县中,洪雅在命名前曾因保护区突出生态问题被四川省环保督察组挂牌督办。如今,在生态旅游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森林康养产业已成为洪雅的“新名片”。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洪雅康养产业增加值超过20亿元,对当地GDP的贡献率达22.59%。专家称,洪雅选择森林康养的发展模式尤其适合森林覆盖率高和负氧离子浓度高的山区市县,且也是较突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模式。

曾被省环保督察挂牌督办

洪雅县是生态环境部2018年命名为第二批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县,但在此前一年多,洪雅县域内的瓦屋山自然保护区曾被四川省环保督察组挂牌督办。

洪雅县人民政府官网显示,洪雅是“生态大县、旅游大县、农业大县”,但本世纪初,洪雅更为人所知的是“水电大县”。

公开资料显示,在2005年中国水利电力研究院公布的全国小水电百强县中,洪雅居于首位。时隔4年,洪雅水电企业年产值已近10亿元。问题随之而来,越来越多的水电站和矿山建在洪雅域内的自然保护区里。2017年,瓦屋山省级自然保护区因突出环境问题被四川省环保督察组挂牌督办。

“两年内,我们不仅把环保督察组挂牌督办的保护区里水电、矿山的问题都整治掉,还整治了周公河自然保护区的生态环境问题。共拆除46座水电站,关闭了14个矿权和52个井硐。”瓦屋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瓦屋山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春说。

砍掉“水电”,对整个洪雅而言都是“痛招”,毕竟矿山、水电站在洪雅意味着经济发展的命脉。

杨春算了一笔账,关停、拆除瓦屋山、周公河自然保护区内的46座水电站涉及职工超过400名;整治前他们的人均年收入可达5万元,整治后,400多人的收入便没有了。据悉,当地仅在矿山、电站撤出和生态环境整治恢复方面投入的资金就达9000多万元。

此外,这些被关停、拆除的水电站和矿山每年纳税1亿元左右。整治了矿山和水电站的这些税收就没有了。

下了“血本”的洪雅,在拆除关闭水电站、矿山和井硐的同时,还按照“边拆除、边恢复”的原则,开展自然生态恢复工作,共计恢复生态植被338亩,植被恢复率达到100%。

森林康养有“先天优势”

作为全国重点国有林场,洪雅在上世纪90年代通过实施天保工程,就实现退耕还林22万亩,荒山造林30万亩,有效管护天然林117万亩,全县森林面积达200余万亩,森林覆盖率超过71%。

背靠青山绿水,发展生态旅游是洪雅撬动经济的首选。洪雅县生态文明建设促进中心主任查素红介绍,洪雅从2004年以后开始搞生态文明、创建生态县、发展生态旅游,十余年间,旅游已经成为洪雅的支柱产业。2018年,洪雅的旅游总收入达到84.5亿元,人均收入也从十年前的几千块上涨到2018年的3万多元。

不满足于生态旅游,洪雅又将目光投向高端消费人群,在全国率先发展“森林康养”产业,并在2017年成为首批7个全国森林康养基地试点县之一

今年3月,国家林草局等四部门发布的《关于促进森林康养产业发展的意见》明确指出,森林康养是以森林生态环境为基础,以促进大众健康为目的,利用森林生态资源、景观资源、食药资源和文化资源并与医学、养生学有机融合,开展保健养生、康复疗养、健康养老的服务活动。

当地官员介绍称,洪雅年平均气温为16.9℃,海拔高度500米左右,景区海拔1200米左右,年空气质量优良天数超300天。洪雅的负氧离子浓度也达国家Ⅰ级标准,景区的负氧离子浓度在9000-10000个/cm³,个别地方高达30000-50000个/cm³,远超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清新空气的负氧离子标准浓度不低于1000-1500个/cm³的浓度。

据洪雅县康养产业发展局局长许剑表示,洪雅除了有发展森林康养的天然优势,为指导康养产业的发展,还专门成立了全国首个康养产业发展局,并成立健康产业办公室;2018年,《洪雅县森林康养产业发展规划 (2018-2025 年)》正式出台。

玉屏山是洪雅已建成的3个国家级森林康养产业基地之一。玉屏山旅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巫炳松介绍称,游客可在该基地体验长板速降、滑翔伞、森林穿越等项目,也可参与森林书画创造、森林冥想、森林瑜伽、森林步道等。此外,该基地还可进行森林康养产业相关的培训。

“在优质的森林环境之下,我们把科学的、健康的、养生的方法、原理和产品提供给社会受众。这不是一场普通的旅游,而是科学健康的生活方式,重塑自己的认知和观念。”巫炳松介绍称,自2015年至今,至少有十几万游客到玉屏山体验森林康养。

相关数据统计,2018年洪雅康养产业总产出54.53亿元,增长12.5%;增加值为20.61亿元,增长10.8%,占地区生产总值的17.56%,对GDP的贡献率达22.59%。

川报观察记者了解到,除给当地带来GDP贡献,洪雅的康养产业还带动住宿和餐饮服务以及医疗卫生服务,并促进养老、养生、旅游、文化、体育、体验、休闲、娱乐等相关产业发展。

洪雅“森林康养”模式有可借鉴性

据了解,洪雅县2018年被命名为第二批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县后,获得了四川省生态环境厅“以奖代补”下拨的800万元资金和眉山市人民政府奖励资金100万元。

“15年间,洪雅的生态文明示范创建走在全省前列,在全省探索出一条生态文明建设和两山转化的“洪雅路径”,在全省起到典型示范作用。”四川省生态环境厅生态处副处长刘婕称。

今年,洪雅县更是被评为全国森林康养标准化建设县。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生态所总工程师韩永伟研究员此前曾指出,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市县创建基本有三种模式。即以生态旅游等绿色产业为核心的绿色驱动模式;五位一体系统推进,生态环境保护、经济发展、文化制度建设等都相对比较均衡的均衡发展模式;以生态环境保护确保生态产品的产出和推动生态质量提升的生态环境保护主导模式。

在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生态研究员高馨婷看来,洪雅的发展模式十分适合在山区推广,并且也是较好的两山转化模式。

今年年初,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等4部门发文提出,到2022年建成基础设施基本完善、产业布局较为合理的区域性森林康养服务体系,建设国家森林康养基地300处。

目前全国已有各类森林康养基地超过300个。国家林业局林改司司长刘拓曾表示,中国森林康养产业规模巨大,“预计到2025年将形成一个超万亿元的新型产业链,带来数百万个甚至上千万个就业机会。”

“康养基地很重要的指标就是负氧离子浓度和森林覆盖率,森林康养的一些项目对于基础设施的要求并不多,在不破坏生态环境的情况下,可以更好的将绿水青山转化成金山银山,产生极大的经济效益。”高馨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