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 ☟ 语音按钮,收听本期节目

本期主播:徐铭阳

毕业以后,我爸妈对我说过最多的话是,“回家这边考个公务员多好,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一个人太辛苦了,你在家,我们天天给你做饭,还不用你交房租。”

言辞恳切,眼里藏着急迫的祈望。

我明明懂得的,毕竟这是他们心中设想的对我未来最好的安排。

我家不算多好的条件,但被宠出一副懒骨头模样,半点看不出能独立生活的坚韧。

年少时期大多数时候的选择都是由父母在做主,而我只需低着头跟着“走”。

但这一次,我拒绝了。

“我不想,我真的不想当公务员,那不适合我。”

在这一辈的小孩中,我算是个90后的异类,从小都埋在书里像钻牛角尖一样长大,明明从小在父母身边被庇护着,却实实在在地向往着出走和远方。

看上去是十足的乖乖女,却从来只是在无所谓的小地方为爸妈妥协,真正的人生大事,固执得没有丝毫退让。


我也曾是个理想主义者。理想总会让人想要远行。

那时,我最喜欢的城市是北京,我想那个城市那么大,满天的风沙下不知有多少故事。

大二那年,终于有机会去北京实习。所在公司同事们朋友圈里不变的优雅体面、觥筹交错,满目繁花似锦、烈火烹油,简直像日日活在《了不起的盖兹比》的狂欢中。

可在深夜10点的地铁、公交上,却多了不少麻木冷漠的脸,再看那些朋友圈设置“三日可见”的所谓精致社交,一种莫大的悲哀与孤独把我深深地压倒。

“Welcome to Beijing!”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响彻寰宇的欢迎词如今依然记忆犹新。

但一段时间发现,北京对我而言,实在太大、实在太空,总感觉它不属于我。

在这里,我找不到安全感,更无从谈归属。

选择成都,不是退而求其次,而是它最适合。

蓉城人身上那种充裕而闲适的愉悦感,让人觉得安心。

在这个城市,总会给人这样一种舒服:无论你有什么想法,都“没得啥子”。

这种“无所谓”的背后是一种城市精神,惊人地让人觉得得到理解和包容。

工作不到一年,两度搬家,本是艰辛。

滴滴司机一句,“哦哟,妹儿凶哦~”却会让我情不自禁地快活地笑起来。

你看,离家以后,我可以很独立,我也可以非常强悍。

所以,我并没有在成都“假装生活”,我更倾向于,这是我成熟的抉择。

小时候看“九把刀”的书,喜欢里面一句“我想让这个世界,因为我有一点点不一样”。

长大了却发现,在面对世界时,能做到像《熔炉》所说的一样,“我们一路奋战,不是要改变世界,而是不让世界改变我们”这就已经不错了。

不过成都也会“巴适”得让我无畏于承认自己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咸鱼样子,而且也快活地接纳其他时而迷茫时而颓废的千千万万个“我”。

中二地说,生活本来就是个糟得惊人的大染缸,可是色彩斑斓总比一片空白来得有趣得多。

处在多姿多彩的成都,总会见识到很有意思的事,比如怀旧的“鸳鸯楼”、东郊记忆的各类创意小店、一首《成都》带火的小酒馆……

这让我们能在最丧的时候,都能对生活保持着基准线以上的期待。

爸妈对小孩永远都是担心着的,“你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呢,够用吗,不要总吃外卖……”

万幸他们不管多操心、多不情愿,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的嘛。

他们心疼,“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多辛苦”,我只是一句,“可是我喜欢啊”,他们就会妥协支持,尊重我的所有选择。

以前听过一句话,“爱总让人心有归宿”,我觉得不完整,尊重和包容才更加让人安心。

我喜欢成都,喜欢它泼辣辣地接纳所有人的样子。


本期投稿:王艳茹

图片由作者本人提供

七待策划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