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封面新闻  作者:陈彦霏 忻晓松  原题为:《江西上饶“禁麻令”首日:老人改去茶馆喝茶,麻将馆老板“不知道做啥”》

据项妈妈回忆,当时,她只是听其他麻将馆老板“不让开了”,她也就跟着停了一段时间。“没过多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陆陆续续又重新开了,我不敢开,别人还觉得我胆子小。”项妈妈称,但她没想到,两个月后,明文公告禁令真的来了!

“把钱换成贴纸条?”

“你说我们这个不是赌博吧,又沾了点小钱,我也说不清楚,反正他们不让开我就不开。”项妈妈说,她曾建议麻友们,“把钱换成在脸上贴纸条”,但是大家纷纷拒绝,觉得那样太傻。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紧随前述两县区之后,宜春、抚州、新余等地也相继发布了“麻将馆禁令”。

上饶信州区“麻将馆禁令”通报

按照通告时间表,麻将馆自行关停最后窗口期为10月22日。据此,封面新闻来到上饶,实地探访“麻将馆禁令首日”。

“他们没让开,我就没开”

沿着漆黑小路,绕行七八百米,市井深处,藏着一个麻将馆。没有往日麻将声,以及麻友交谈声,这里安静得有些反常。

时针指在10月21日晚8时,上饶市信州区破塘路麻将馆旁,一位老人坐在椅子上,望着大街,目光呆滞;旁边,有几位老人聚在一起,谈论着什么;更年轻者,则靠在椅子上,用手指滑动着手机屏。

项妈妈今年61岁,开麻将馆已两年多。她端着饭碗,快步走来,走近后,直言不讳地说:“他们没让我开,我就没开了,肯定会支持工作。”

的确,项妈妈身后麻将馆,空空荡荡,6张机麻桌一字排开,座无一人。身后墙上,张贴着上饶市公安局信州分局发布的《关于依法取缔营业性麻将馆、棋牌室的通告》,其中提到“凡以营利为目的,聚集多人赌博的麻将馆、棋牌室均为取缔对象……在2019年10月22日前自行关闭。”

与此同时,离项妈妈麻将馆不到500米,青藤茶楼也停业了。青藤茶楼有两层楼,装修精致。今年7月2日,老板陈先生办理了营业执照。陈先生本想好好经营下去,现在也是人去楼空。

陈先生的办下来不久的营业执照

“这里不能搞这个”

赌博判定标准,项妈妈不懂。她只知道21日下午有警察登门。当时,馆内有两桌人在打麻将。民警就对她说:“这里不能搞这个了。”

项妈妈说,在她这里打麻将的麻友,一般是住在附近的老年人。

“当时一桌打得5毛,一桌打得1块,怎么会是赌博呢?”

在项妈妈直觉里,这点钱也只是老年人玩玩,而且“有的老年人舍不得钱,打的都是两毛的。”

项妈妈一边说,一边端着饭碗坐在麻将桌旁。她说,以前晚7点她要忙一点,不仅要招呼客人,还要泡茶倒水茶送点心。如今,没了这些事情忙,她感到空落落的。

“我们老年人,开麻将馆,或者聚在一起打麻将,就是想找点事情做,不至于一个人呆在家,那么无聊。”项妈妈说,麻将馆收费并不高,一个人5块钱,可以打五六个小时,还送点心水果。

禁令真的来了

“麻将馆禁令”的传言,其实早在今年7月就有了。

据多位居民证实,今年7月,信州区曾发布一次“麻将馆禁令”。不过,当时并非明文告示。据项妈妈回忆,当时,她只是听其他麻将馆老板“不让开了”,她也就跟着停了一段时间。“没过多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陆陆续续又重新开了,我不敢开,别人还觉得我胆子小。”项妈妈称,但她没想到,两个月后,明文公告禁令真的来了!

正在认真看通告的上饶市民

“把钱换成贴纸条?”

“你说我们这个不是赌博吧,又沾了点小钱,我也说不清楚,反正他们不让开我就不开。”项妈妈说,她曾建议麻友们,“把钱换成在脸上贴纸条”,但是大家纷纷拒绝,觉得那样太傻。

对项妈妈而言,麻将馆说关就关,这份损失可谓不小。项妈妈尚未退休,丈夫已去世,家里孩子暂未找到合适工作。为让家里生活宽裕一点,于是拿出一万多元现金,买了6台机麻,然后还在麻将馆装了空调。

“现在不让做这个了,也许只能找点其他做的吧,我也不知道做点什么。”提到现状,项妈妈满眼迷茫。

时针指到深夜10点,附近店铺纷纷关门,项妈妈的麻将馆虽然没有开张,但还亮着大灯,没有关的意思。

“都没生意做了,你怎么还把店开着?”

“即便不能打麻将,我就希望大家能过来聊聊天也好。”项女士说。

麻将没得打,喝茶吧

10月22日上午,麻将馆自行关停首日。

青藤茶楼里,几个中年人正喝茶聊天。平时,他们就是一起打麻将的麻友,“现在麻将没得打了,我们不就只能在茶楼里喝茶了哦!”一位面带苦笑。

据了解,他们都是上午忙自己的事,下午下班后才聚过来打打麻将。

“我知道警方是想禁止赌博,但在自家打麻将,不仅扰民,还不方便打扫卫生。现在麻将馆都不让开了,我们能怎么办?”据在场打麻将的常客反映,今年7月份,当地曾有过一次集中情理,但只是规定禁止打有赌博性质的“红中”麻将,其余麻将数额不得超过1000。

“我的确没想到这次一刀切了。”茶楼老板陈先生说,18日,当得知这一消息后,他一下子懵了。

原来,这家店,陈先生花了15万才盘了下来。7月拿到营业执照,让他没有预料到的是,开张多久就得停业。

麻将馆中明示“禁止赌博”

“现在每个月租金水电费都六七千,我只希望不要一刀切,给我们一个正常娱乐麻将的标准。”陈先生建议。

“首先发布这个东西肯定是好的,它打击赌博啊。除一些老年人,年轻点的打麻将,哪个不是几百上千?”让这位出租车司机赞成“麻将馆禁令”的理由,还有三年前,上饶曾发生一次因麻将纠纷捅杀人案。

另有几名小贩称,他们不打麻将,所以觉得“麻将馆禁令”说不上好坏,“但打麻将可能发展成赌博,我觉得应该禁。”其中一人说。

反对者也有话说。

10月21日晚,项妈妈麻将馆外,多位居民倾诉自己对“禁麻令”的不解:“打麻将其实可以预防老年痴呆的,真不知道这样好好的为什么不让打了。”

“怎么可能赌博呢,现在谁敢赌博哦!”

“我们这里都是老年人打打小麻将,年轻人不会来的。”

“现在没有麻将打了,大家都不知道做什么了,还商量了半天。”

从一刀切到调整措辞

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江西上饶不止信州区发布了“禁麻令”,在信州区发布通告两天后,10月20日,江西上饶玉山县公安局发布通告,要求22日前县内营业性麻将馆、棋牌室等场所自行关闭、撤销。

遭网友质疑后,玉山公安于21日删除了原通报,并调整措辞补发了新通报,原有的“关闭营业性麻将馆、棋牌室”的表述,变为“对利用棋牌室、麻将馆等场所进行赌博违法犯罪进行整治”。

关停的麻将馆

界限究竟在哪?公开资料显示,关于赌博,全国各地对金额规定都有所不同。

《上海市公安局关于对部分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实施处罚的裁量基准》规定,个人赌资在人民币200元以上的,就属赌资较大,可予以治安处罚。

《内蒙古自治区公安行政处罚裁量权基准》则规定,单注金额二十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的为一般情节的违法行为情形。

在江西,根据《江西省公安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参照执行标准》和《治安管理处罚法》第70条之规定:不以营利为目的,亲属之间进行带有财物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不予处罚;亲属之外的其他人之间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不予处罚。

麻将馆还能开下去吗?

上饶市信州公安分局宣传负责人回应称,对于是否会修改通告措辞一事,他称“局里领导也注意到了网上一些评论,还在开会讨论这件事。”,对打“5毛麻将”算不算赌博一事,他表示“具体法律都有规定。”当记者进一步提出,虽然“治安条例”有明确规定,但在走访中发现一些打几毛钱麻已关停现象时,该负责人表示:“一切按照法律规定。”

律师观点:初衷是好,做法不妥

北京律师周兆成则认为,对于江西警方发布通告,全面取缔营业性棋牌室、麻将馆等这一做法,初衷是好,但做法不妥。

周兆成认为,现实中,在棋牌室等场所,的确存在以麻将、棋牌等方式,实施聚众赌博,或以棋牌室为名开设赌场的违法犯罪行为。对于类似行为,公安机关必须依法予以严厉打击。对于类似场所,也应该立即依法进行取缔。但是,对于部分群众利用业余时间从事打牌和打麻将活动,如没有以盈利为目的,参与钱财输赢,则属于群众正常娱乐活动。不应该被一刀切的加于禁止。所以对于合法经营的商户,可以就江西警方取缔行为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也可以向上级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进行投诉和提请监督。

封面评论:

一刀切“禁麻令”,操作性堪忧

“其实有一种修行的方式,非常直接和有能量。让人在得失心和变幻莫测的现实中锤炼意志。且需掌握高超技巧。这种修行需四人同修。这种法门有一优雅高尚的名字:麻将。”

这是桑格格的一条微博。麻将,“国粹”,和扑克牌一样,几乎可称得上是“国民娱乐”。打麻将,群众基础如此广泛,以致于看似事不关己的外地行政禁令,却能牵动无数人心。

这说的是“禁麻令”:“江西多地发布‘麻将馆禁令’:取缔营业性麻将馆限期关闭。”(10月21日澎湃新闻)先是上饶、玉山县发通告,要求县内营业性麻将馆、棋牌室等场所自行关闭、撤销。这次禁麻,是江西各地统一行动,赣州章贡区发布类似通告,称“多部门研究决定,联合执法”。

引争议后,玉山删除通告。据说是“措辞存瑕疵”。就在你以为是官方认怂服软,还未及欢庆时,人家措辞调整后,再发通告。铁板钉钉,彻底瓷实了。

当然,“措辞不当”的通告,确实一刀切。“经营性”范畴太广,正常营业棋牌室,是否都算“经营性”?最终解释权,可能捏在官方手里。且,警方发布,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师出无名,非扰民不违法,正规营业,轮不到警方取缔吧?可能也发现这一尴尬,所以删改重发。

这是统一扫黑背景下,多地多部门联合执法。以章贡通告为例:“麻将馆禁令”非“一刀切”,打击范围主要针对“赌博违法犯罪行为”,犯罪分子利用麻将馆等聚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才是公安职责范围。

这才符合常规和常识性认知。上述所谓“经营性”麻将馆,应是指坐庄聚赌、坐地抽水,是民间非法赌场,禁麻是禁赌,非与一般纯属亲友休闲棋牌娱乐为敌。否则基本不具正当性和可操作性。

就如在“赌资”上较劲一样。一块两块五块十块,只要不太夸张,定性还看是偶尔娱乐还是职业牟利。当然,一刀切懒政,看起最省事,但却惹民怨。执法本就考量智慧,没有偷懒一说,只有就事论事,才能更为精准。比如,鄱阳回应“麻将机放在家里娱乐,是没有问题的”,但非家家都有麻将机,真把所有棋牌室不问情由全取缔,那这粗暴越权之举,可能比一两次怡情小赌危害更大吧?(评论员 李晓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