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封面新闻

今年9月,一只生活在非洲肯尼亚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名叫Tira的小斑马成为了包括《国家地理》在内的众多媒体关注的焦点,它的照片和视频也在社交媒体上被广泛传播,因为它的与众不同。惯常所见的斑马身上都是黑白相间的条纹,而Tira全身是黑底色,点缀着白色的斑点,就如同梅花鹿一般。

像Tira这样的斑马极其罕见,上一次有人拍到同样的斑马甚至要追溯到一百多年前。而这次,抓住这个精彩瞬间的是一名来自中国香港的青年摄影师,28岁的廖溢丰(Frank Liu)。

由受访者提供

放弃金融行业高薪工作 追求摄影梦想

廖溢丰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高中毕业后到美国念大学,拿到学位后回到香港。一开始,廖溢丰从事的是金融行业,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一份许多人梦寐以求、光鲜亮丽且收入颇丰的工作。但廖溢丰有着自己的想法,“我并非不喜欢这个职业,只是觉得不太可能一辈子都做这个,我不喜欢一成不变。”廖溢丰说,因为他有更加热爱的事业——摄影。

廖溢丰是在大学才开始真正接触摄影的。“三年级时,一些新入学的同学咨询是否有关于摄影的社团,恰巧没有。”廖溢丰决定成立一个这样的社团,将许多爱好摄影的同学吸收进来,开展活动,并邀请一些专业人士前来指导。在这个过程中,廖溢丰自己也渐渐爱上的摄影。

由受访者提供

另一个促使他坚定信念的事情发生在2015年,那时他已经回到香港工作。一次参加一个前往非洲的摄影旅游团,廖溢丰拍摄到一组鳄鱼捕食羚羊的精彩照片,最终被媒体采用刊发,廖溢丰也拿到了摄影生涯中第一笔稿酬。

2018年,在努力工作攒下一笔积蓄后,廖溢丰最终下定决心,辞掉工作,拥抱梦想。

辛苦但乐在其中 一张照片引来广泛关注

做一名野生动物和自然风光摄影师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你需要经常前往一些陌生未知的地方,可能随时遇到各种突发情况。而且你也需要拥有极强的耐心,因为野生动物不会乖乖走到你的镜头前,有时候花了一两周的时间,最终却一无所获。”虽然这份新的职业收入远不及以往,但廖溢丰乐在其中。

一年多的时间里,廖溢丰去到了比此前20多年来加起来还多得多的地方。他到印度拍摄孟加拉虎、到冰岛拍摄极光、到非洲草原拍摄狮子和犀牛,他也来过内地,在黑龙江寻找东北虎的踪迹,来四川拍摄大熊猫。

但最让廖溢丰感到自豪的,无疑是拍到那只名叫Tira的小斑马。Tira,这个名字是最早发现它的一位当地司机取得名字。今年9月,廖溢丰前往肯尼亚,在那里待了3周。在最后一周,廖溢丰收获了这个意外惊喜。

由受访者提供

“那天早上我们本来是去找犀牛的,但找了2个多小时没找到,然后司机说昨天他发现了一只很奇特的斑马,建议可以再去找找。”廖溢丰说,他和一位印度摄影师几乎同时拍到了Tira,但他最早将照片传上了网络。

“我意识到它很特别,但没想到它这么特别。”廖溢丰说,他的照片很快就引来大量关注,开始不断有媒体跟他联系,希望能刊发照片,他的Instagram账户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增加了4000多关注用户。

由受访者提供

想到四川拍摄野生大熊猫

廖溢丰对内地的野生动物也非常感兴趣。最近几年来,国内对于自然生态保护的力度不断加强,野生动物有了更广阔适宜的生存空间。

我知道国内有许多世界仅存的野生动物,例如熊猫、金丝猴、云豹等等。”廖溢丰说,他希望有更多的机会到内地拍摄野生动物,也希望能介绍更多国外的摄影师来到中国,感受这里独特的野生动物资源。

“我上次去四川,但只拍到圈养的大熊猫,希望下一次能在野外拍到他们。”廖溢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