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报观察记者 徐登林 文/图

画草图、勾墨线、涂颜色。10月14日,在阿坝州壤塘县中壤塘镇壤巴拉文化产业园,上壤塘乡长河村青年德青旺姆专心致志地画着唐卡,斜斜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她身上,表明时间已近中午,但她却浑然不知。

2010年学习唐卡,2017年毕业并获授“县级美术大师”,来自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的德青旺姆现在成为家庭脱贫的“顶梁柱”。壤塘县近年充分发掘非物质文化遗产等文化资源潜力,实施文化强县战略,文化产业逐步发展壮大,开始担纲扶贫支柱产业。像德青旺姆一样,该县目前有600余名来自贫困家庭的青年从事非遗生产性保护、活态化传承,他们用勤劳灵巧的双手摘去家庭贫困“帽子”。

非物质文化遗产成核心资源

壤塘,在藏语中意为“财神居住的地方”。然而,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一直与贫穷、落后等相伴。2014年共识别44个贫困村、2150户贫困户、贫困人口9583人,分别占该县三类指标总数的73.3%、25.3%和26.6%。

壤塘县现有耕地面积3.8万亩,草场628万亩。“相对全县4.6万人口,耕地有限,而且平均海拔4000米,主产青稞、马铃薯,平均亩产分别为100公斤、1250公斤,草场虽然看起来多,但因高山峡谷影响,可利用草场不多,目前全县牲畜存栏17万头,主要是牦牛,牦牛平均养殖周期为7年,因而年出栏很少。”壤塘县科学技术和农业畜牧局副局长杨卫平告诉记者,该县农牧业发展资源贫瘠、潜力有限。

精准扶贫中,壤塘县找准了“资源”所在:文化。以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一核心资源为例,目前,该县有国家、省、州非遗名录41项,其中,国家级3项、省级8项、州级30项;有非遗传承人63人,其中,国家级1人、省级3人、州级9人、县级50人。

因此,壤塘县确立了建设“川甘青结合部宗教文化旅游黄金地、川甘青结合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留地、川甘青结合部多元民俗文化体验地”的发展目标。壤塘县委出台《关于促进壤塘县文化创新发展的决定》,将文化作为引领转型发展的旗帜,制定《文化生态保护区总体规划(2018-2025)》,鼓励扶持传承人积极创办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所。

目前,壤塘县在县内已建立传习所27个,在上海、深圳建立18个传习基地,涵盖藏香、藏茶、藏药、唐卡、石刻、陶艺等技艺。

今年24岁的德青旺姆家有6口人,母亲患有包虫病,德青旺姆也长年多病,家里没有耕地,只有少量集体牧场,仅养了四只牦牛,几乎没有出栏收入。2010年,德青旺姆进入壤塘县觉囊唐卡传习所学习。“虽然叫唐卡传习所,但当时,我可以选择藏香、藏药等专业。”德青旺姆说,之所以选择了唐卡,是因为自己非常喜欢绘画。

文化产业成群众脱贫支柱

“在传习所学习期间,非常刻苦努力,文化课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都十分优异。”壤塘县觉囊唐卡传习所所长、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嘉阳乐住这样评价德青旺姆。毕业后,德青旺姆获授“县级美术大师”。后来,德青旺姆又被选派到壤巴拉非遗传习上海基地学习。

2018年,壤塘县经过精心策划科学布局,在充分调研反复讨论的基础上,立足中壤塘地区是全县文化特色的富集区、生态功能区和贫困重灾区实际,以14个非遗传习所为依托,总投资2.7亿元,建设壤巴拉文化产业园。

壤巴拉文化产业园规划用地42公顷,总建筑面积为8.3万平方米,分为公共建筑、自建民居、基础设施三大部分。其中,公共建筑面积2.7万平方米,规划传习、创作、交流及展示等中心12个。

从上海学成归来,德青旺姆就一直在壤巴拉文化产业园潜心创作。“现在每月有3000元的保底工资,还有不菲的作品出售分红。”德青旺姆告诉记者,加上哥哥姐姐挖药材等,她家年收入超过了5万元。

在壤塘县壤巴拉藏式陶艺传习所、壤塘县壤巴拉棒托石刻传习所等地,记者同样听到了村里青年因为学习非遗技艺而让家庭成功脱贫甚至致富的故事。壤塘县委副书记达尔吉介绍,到目前,壤塘县有2000余名青年从事非遗生产性保护、活态化传承,其中,来自贫困家庭的有600多人,他们不但传承了非遗文化技艺,而且实现家庭增收脱贫。

记者在多个传习所、文化产业园看到,一枚“黄财神”石刻标价2000元,一尊“吉祥”陶盖碗市值5000元,更有一张预订的“三世”唐卡值300万元。“非物质文化技艺,特别是浸润藏族传统特色的技艺就是值价,目前,传习所、文化产业园的订单供不应求。”壤塘县文化体育和旅游局非遗股股长罗进称,最近,该县还有5家有关藏式面具、藏刀制作等方面的传习所要开门传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