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颖  川报观察记者 邵明亮

“魏明伦今天再一次出生了!”10月10日,在内江举行的魏明伦碑文馆开馆仪式上,年近八旬的“巴蜀鬼才”魏明伦神采奕奕,用他极富浪漫主义的致辞引来了嘉宾和家乡父老的热烈掌声。

魏明伦碑文馆在内江开馆 王斌 摄

1941年,魏明伦出生于内江的桂湖街,从小随父亲学戏,9岁就登台担任主角,并以艺名“九龄童”唱响内江自贡一带。

台上生旦净末丑,台下诗词歌赋文,这是魏明伦对自己艺术人生的生动总结。除了在戏剧上的突出成就,魏明伦还是杂文家、辞赋家,更是一个禀赋着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情愫的现代诗人。

魏明伦如今在戏曲、杂文、辞赋领域“三足鼎立”。他归结自己成功的基础,是扎下了三个童子功。戏剧童子功,文学童子功,还有一个运动童子功。

“我从小在内江长大,是地地道道的内江儿子,内江是我从事文学艺术的起飞之地。内江永远是我的母亲,我是内江永远的儿子,我回来了!”谈到内江为其建立碑文馆,魏明伦特别感激。他表示,魏明伦碑文馆开馆,也标志着一个新的魏明伦重生了。

走进魏明伦碑文馆,“没有白活的人 值得研究的鬼”十二个大字用光影的形式投射在石头上,独特的主题和意境,一下子把人们带入到那个属于魏明伦的文学世界。

魏明伦碑文馆由源远流长、家乡情怀、名家题赠等单元构成,通过宏大的碑文广场、秦汉十大赋家浮雕、魏明伦故居复原等展项,以及200多件套珍贵实物,全面展示了魏明伦的辞赋艺术。

当天,内江市民陈晓和家人一起参观了魏明伦碑文馆,站在《祭文昌赋》《黄河颂》等大幅辞赋书法作品前,她不时给儿子讲解其中的繁体字和文学意境。“魏明伦碑文馆终于开馆了,今天特意带着家人来参观致敬,也为家乡能有这样一位‘巴蜀鬼才’而骄傲。”

观众在魏明伦辞赋作品前驻足 王斌 摄

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阿来表示,魏明伦碑文馆是展示内江文化魅力的又一扇窗口,让人在这里接受文化艺术的熏陶,感受内江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魏明伦是四川的一张文化名片,内江把他请回来,也让他的思乡、归乡情绪落地生根。”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郑晓幸在参观完魏明伦碑文馆后表示,他希望内江市民尤其是青少年要多来参观,接受艺术美学的熏陶,培养了解名人、崇尚文明、学习文化的习惯和价值追求。


茅盾文学奖得主陈彦:

魏明伦是中国文坛独特的生命案例

徐艳梅  川报观察记者 邵明亮  整理

“魏明伦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茅盾文学奖得主陈彦与魏明伦相识多年,始终关注他的创作动态,并为他的生命活力感到吃惊。

《易胆大》《四姑娘》《潘金莲》《夕照祁山》《变脸》《中国公主杜兰朵》……对于魏明伦的很多作品,陈彦都如数家珍。

魏明伦碑文馆   王斌  摄

“我读他的大部分作品都可以朗朗上口地读出声来,不论是戏剧、杂文、散文还是骈文,都充满了生命的体征和温度。”陈彦说,魏明伦极大地拓展了一个剧作家的生命空间,是中国文坛独特的生命案例。

陈彦认为,魏明伦以戏剧创作十分扎实的功底融合了楚辞、汉赋、元杂剧的开阔、奔放、凝重,开创了自己独特而全新的碑文创制,记述着历史、人文、民风、宗教等的微言大义,充满了向好向善的警示之意,弥补了历史文化血脉延伸的局部空白。

“碑刻既是文明积累,也创造了新的相恋、乡土和文化记忆。”陈彦说,在中华文明的历史天空下,人们会通过碑碣上面跳动的文字,触摸到魏明伦和他记录的山川、河流、道路、人物的脉动和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