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雨

词语有好坏之分。

绚烂的不一定好,平淡的不见得坏;好的词语重于泰山,言尽而意无穷;坏的词语轻于鸿毛,有等于无;好的词语凤毛麟角,坏的词语多如沙硕,上下几千年,如果大部分词语从来没有出现过,人类的知识也没有什么损失。

媒体报道:走花路、糊了、基操勿6、连睡、扩列……这些让大多数人摸不着头脑的“奇特词语”,联合构成了00后自成一派的话语体系,有专家对此现象感到焦虑。

其实不用焦虑。年轻人使用“奇特词语”,本身是一种社会化过程,通过“不一样”完成他们的社会定位和群体归属。并且说“奇特”,也只以这段时间论,成人之后,他们进入各行业,仍需通过主流表达方式获得社会认同。

语言发展更无需太操心,“奇特词语”破坏不了汉语纯洁性,时间就是检验优劣的标准。好的词语,其美与力,无与伦比,幽默、芭蕾、摩登……一经舶来,流传至今;不成熟的词语,游进汪洋大海也赢不了耐力,比如,您还在用“蓝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