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云君

央视财经报道,在北京市东城区的一所公办老年大学,学生人数达到4000多人,甚至每年开设的班级增加到了一百多个,但入学的名额仍然是一号难求。

“报名就跟那抢似的,开始放号了,你得先抢上才行。”北京某老年大学许以林说。

老年大学一号难求,学位紧俏,我所在的城市据说也是这种情况。就全国而言,中国老年大学协会常务副会长刁海峰估计,大概全国的老年人至少要8到10个,才能有一个座位。

老年大学一号难求,估计好些人都没想到。至少我就没想到,我周围不少人也没想到。这折射出不少老人需要的不仅是生活上“老有所养”,还有精神上的“老有所学”。“活到老学到老”,成了这届老年人的真实写照。

权威资料显示,预计到2020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人左右,老年抚养比将提高到28%左右;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增加到1.18亿人左右。这样一个基数庞大的老龄人口,自然催生出对老年大学的庞大需求。需求如此庞大且急迫,眼下市场所能提供的老年教育服务,显然远远难以满足老年人“活到老学到老”的需求,老年大学因此出现一号难求的状况,自不等待言。

政府和社会应及时体察这一变化,主动提供相应服务。从国家层面看,其实是早有预案的。三年前,国务院办公厅就曾印发《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要求到2020年,全国县级以上城市原则上至少应有一所老年大学,50%的乡镇(街道)建有老年学校,30%的行政村(居委会)建有老年学习点。只是2020转眼即到,各地到底落实得怎样呢,没有调查研究,笔者也不敢妄言。不过,各地也不妨对照目标,自检自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