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雨

一个人生命垂危之时,最希望他活下来的,除了亲人,就是医生。

近日,省人民医院血液肿瘤科病房里,来了群不一样的“医生”。宋龙超和团队成员们身着红黄交错的白大褂,套上红鼻头,顶着花花绿绿的爆炸头,架上大框眼镜,迈着滑稽的步伐接次进入病房。不一会,白色的病房被越来越多的颜色填满,小丑医生在其中攒动,病床上7岁的白血病女孩,眼前亮了起来。

小丑医生,作为替代医疗的一个分支,借助幽默的力量,帮助病人缓解恐惧,过滤痛苦。

它不仅是一次滑稽演出,更是一种医疗理念的引入。幽默促使大脑分泌更多内啡肽,这种“快乐激素”减轻患者痛感,提升医疗效果。国际上,在以色列、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地,小丑医生已是一个严肃而专业的职业。

还不仅如此,小丑医生更在患者心灵中,留下了一片柔软的地方,一种特别的美,让人感受到医学的温度。

那些过度迷恋技术的医院,常常忘记了病人心理上的苦楚和对医者关怀的期待,常常忘记了生老病死是一个自然过程,技术无法解决所有健康问题,医之大者,妙手和仁心,缺一不可。

老话说,“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如今读来,意义仍然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