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张大卫  原题为《美国一女子因感冒就医,无力支付巨额账单遭起诉:拿房子抵押》

美国新墨西哥州的一名女子,在当地医院确诊感冒就医后,收到了超过6000美元(约合人民币4.3万元)的账单。随后,她因未及时支付医疗费用而被医院起诉,自家房子也可能会被医院收走。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9月10日报道,美国新墨西哥州卡尔斯巴德医疗中心起诉了一名未及时偿清医疗费用的女子,后者称医院给不到三小时的急诊治疗开出了超过6000美元的费用。

被医院起诉的女子名叫唐娜·埃尔南德斯,是卡尔斯巴德三一酒店的经理。她因流感在当地医院急诊室接受治疗,“我挂了两袋生理盐水,医生另外给开了一剂抗病毒药物和治疗恶心的药物”,她在回家后收到了来自医院超过6000美元的账单,“我被震惊到了,这超过了我一年52000美元税前工资的10%”。

当地唯一医院 价格高昂却别无选择

起诉埃尔南德斯的卡尔斯巴德医疗中心是镇上唯一的医院,其他最近的医院距离此地至少有40分钟的车程,因此当地居民在紧急情况下只能选择这家医院就医。每年都有患者因未偿清医疗费用而被该医院起诉,该医院自称被起诉的患者不到全部患者的1%。

但埃尔南德斯表示,光自己就听说过很多起被医院起诉的例子,那些当事人很多都和自己一样,难以承受高昂的医疗费用,不得不将房子抵押给医院。

“维多利亚·皮纳——我隔壁好友老师的助理,此前因肩膀脱臼被送去急诊,随后高昂的费用使她不得不将房子押给医院;有三个孩子的母亲米斯特·普莱斯,她的孩子因为哮喘等疾病多次送医,前后已经被医院起诉过5次了...她们都买过医疗保险,但无济于事。”

埃尔南德斯称自己没买保险,但那些买了保险的人也没有好到哪去,“急诊室仿佛成了金融噩梦,这真的很吓人,我也会和她们一样的下场吗”。

CNN称这是由于各大医院的医疗费用普遍上涨,使得医疗保险的赔付门槛也随之上涨,一些医疗计划的准赔金额已高达7900美元(约合人民币5.6万元),这意味着患者要自行承担更多的费用。

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外科医生马蒂·马卡里博士写过一本书《我们支付的价格》,它有一整章关于卡尔斯巴德医疗中心的描述。

马卡里在书中说,这家当地唯一的医院令需要就医的人们别无选择,即使价格高昂,也只能接受。

“医生和医院确实应该得到合理的报酬,我坚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的外科肿瘤学家和教授马卡里说。 “但是,患者往往会被在医学史上都罕见的高昂费用吓退。”

卡尔斯巴德医疗中心属于一家大型医疗集团,该集团总部位于田纳西州的富兰克林,该集团的官员拒绝回应此事,但CNN收到了卡尔斯巴德医疗中心CEO希布斯的书面声明。

“没有患者全额支付我们的医疗费用。我们为大多数患者提供了费用减免”,希布斯写道。 “对于那些难以承受医院账单的人,我们提供额外的折扣和合理的、极低的支付计划。”

她还指出,医疗保险准赔金额的调整影响了整个行业,使得患者需要向医院支付更多的费用。

医疗账单项目不透明 医疗纠纷不断

酒店经理埃尔南德斯一直在努力偿还治疗费用,但她一直有疑问:在急诊室不到三小时的费用怎会超过6000美元?没有外科手术,没有花哨、昂贵的药物,究竟哪些项目产生了费用?

她表示自己一再要求医院提供逐项清单,但从未得到回复。CNN采访的其他几位病人称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他们身上。

“这些谜一般的收费标准,”埃尔南德斯说。 “我不清楚他们是如何向我收费的。”

医院CEO希布斯则在声明中说,医院将“按要求”提供逐项清单。她写道:“在2018年,我们收到并完成了约120个患者的逐项清单查询请求...由于医院账单复杂且难以理解,我们总是乐于直接向患者解释费用明细。”

尽管如此,医患纠纷还是很严重。数据表明卡尔斯巴德医疗中心在追缴未付医疗费用方面非常积极,在过去十年中有超过三千人被起诉,尽管医院说起诉只是作为“最后的手段”。

根据CNN对法庭记录的审查显示,过去10年来,该医院已起诉过3000多人未偿清医疗费用,医院CEO希布斯拒绝透露在过去十年中起诉的具体患者人数,但表示不超过全部患者的1%。CNN还发现,其他几家地区医院都没有起诉过患者。

CNN表示,在过去10年中,三家地区医院:阿蒂西亚综合医院、洛里联合医院和林肯县医疗中心都未起诉患者要求偿债。

卡尔斯巴德CEO希布斯则回应CNN称:“当医院在收取医疗费用时,诉讼始终是最后的手段。在对任何人提起诉讼之前,我们会多次尝试联系我们的患者十到十二次,或提供合理的折扣、分期付款计划等。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患者不会回复我们的电话或信件。”

媒体曝光后 医院承诺降费遭质疑公关

在CNN和《纽约时报》联系该医院后,卡尔斯巴德医疗中心发布了一些降低医疗费用的新政策。

医院CEO希布斯写信给CNN表示,该医院将不再起诉收入低于联邦贫困水平线150%的患者。这意味着,它不会起诉年收入少于19,000美元的个人,或家庭年总收入低于39,000美元的四口之家。

她还补充说,如果患者没有保险,医院将把账单减少到“大致相当于普遍医疗保险报销后的水平”。

她表示,这些新政策是“致力于在社区推广更加普遍和便宜的医疗服务而做出的努力”。

医院发言人梅丽莎·萨格斯称,当CNN等媒体进行调查时,医院“已经在评估给低收入患者更多费用上的补助”。

但《我们支付的价格》一书的作者马卡里说,虽然他对医院的新政策表示欢迎,但他们的表现更像是公关行动,而不是实质性的改变,“他们应重点回应有关起诉患者的问题”,他说。

他还提到在卡尔斯巴德遇到的大多数被医院起诉的病人确实有工作,并且收入高于医院规定的收入水平。但他们的工作是护士、教师、酒店经理、女服务员等,几千美元的账单对这些人们来说可能是毁灭性的。

“在你被媒体曝光之前,你有多少生命和家庭毁了?”一位用户在Twitter上写道;“当我22岁并流产时,你对我的信用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一位女士在Facebook上写道。

被起诉的酒店经理埃尔南德斯一直努力在与律师交流,希望能保证自己的房子等财产不会被医院收走。当得知医院将债务减半至略高于3000美元时,她松了一口气。

几个月前,埃尔南德斯收到法庭通知,卡尔斯巴德医疗中心将起诉她手下的一名女服务员,这让她再次感到害怕和愤怒,她说:“对此事我无能为力,尽管她是有三个小男孩要养的单身母亲。”

她担心,如果其中一个小男孩需要就医,女服务员可能难以应付,“这让我又气又怒,‘医院’会利用那些需要医疗服务的人,你该如何抉择呢,是家人的健康,还是你无法承担的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