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王鑫昕 任明超 洪克非 耿学清 王瑞琨  原题为《新中国第九批特赦对象回归社会:出狱后重新做人》

台风“剑鱼”给海南岛带来了风雨和凉爽,但张用海还是出了一身汗。9月3日9点半,在海南省海口市三江监狱,张用海刮了胡子,穿着囚服,双手紧贴裤缝。他站在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监庭庭长周业良面前,既紧张又兴奋。周业良向他宣读了他被特赦的裁定,张用海可以提前半年多出狱。

6月29日,习近平主席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特赦令》(以下简称“特赦令”),张用海符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之际对部分服刑罪犯予以特赦的决定》(以下简称“特赦决定”)中的第七项: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剩余刑期在一年以下的。张用海由此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九次特赦对象中的一员。

近期,经过有关部门的有序、高效工作,一批符合特赦决定的特赦对象被依法释放。他们纷纷表示,一定要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心怀对党和国家的感恩,积极回报家庭、回报社会。

出狱后一定重新做人

前不久,19岁的武晓禾提前两个月出狱,得以在成年后的第一个中秋节与家人团圆。

“做错事入狱,我掉到了人生的谷底,原以为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没想到能遇到特赦。”9月4日,武晓禾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特赦政策像一个有力的弹簧,把她又托了起来,让她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两年前,武晓禾在一个远离家乡的省份上学,青春的叛逆加上一些“社会人”的影响,武晓禾的人生轨迹“跑偏”,她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入狱,在北京市天堂河女所服刑。

“在里面想我妈,想我奶奶。”武晓禾在监狱里的每一天都希望能早点出来,好好孝顺父母,弥补给家人带来的伤害。

9月2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所属天堂河女所内开庭,裁定武晓禾因符合特赦决定中的第七项,决定予以特赦。

9月3日,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九龙县,77岁的乌尼长清脱下蓝底白纹的囚服,换上了彝族传统服饰。腿脚不便的乌尼长清在两名民警的帮助下,走向监狱大门外。他的两个儿子和一个侄儿快步迎上去,乌尼长清霎时热泪盈眶。

这是他原本以为永远不会发生的重逢。入狱时,疾病缠身的乌尼长清已经75岁,10年的刑期让他对“活着出狱”不抱丁点期望。然而,这道特赦令改变了他的晚年生活。乌尼长清符合特赦决定中的第六项:年满七十五周岁、身体严重残疾且生活不能自理。

乌尼长清出生在一个偏远村落,靠做木工和铁器的手艺,与妻子共同养育了7个儿女。凭借这门手艺与忠厚的性格,乌尼长清在当地颇有声望。

但他的手艺用错了地方。2016年7月15日,乌尼长清因私自制造枪支,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入狱之初,乌尼长清一直摆脱不了轻生的念头,他拒绝交谈,行为反常。年龄大、刑期长,左耳失聪,又罹患高血压、高血糖、肛瘘等疾病,严酷的现实问题摆在面前,让他对有生之年走出监狱完全不抱希望。

在乌尼长清的自述中,监狱干警为他所做的一切历历在目。高墙内,监狱干警的悉心照料减轻了乌尼长清的病痛之苦。高墙之外,有了国家的脱贫攻坚政策,政府为他的家人修葺房屋,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乌尼长清活下去的愿望也愈发强烈。

甘孜监狱医院副教导员、乌尼长清的管教民警夏义林说,服刑期间,乌尼长清变化很大,他自觉维护监内改造秩序,还向民警学习汉语。

离开生活了近3年的监狱前,乌尼长清对无微不至地照顾他的民警、医生表达了由衷感谢。他说,自己要主动成为法律的宣传者,以亲身经历告诫和教育子女、亲友遵纪守法。

9月2日,在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旁的走廊上,刘某宏见到了离别两年的儿子,14岁的儿子已经比妈妈高了一头,手里拿着一面锦旗。走廊的门边,刘某宏的姐姐、姐夫特意从外地赶来,他们望着紧紧相拥的刘某宏母子,笑着轻声说道:“可以回家了!”

2018年,家在湖南省株洲市经开区云龙示范区的刘某宏,因犯赌博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服刑期间,刘某宏丈夫意外去世,13岁的儿子小伟无人照料。小伟的叔叔承担起监护人的职责,小伟的大姨不时抽空照料。

服刑的一年多来,刘某宏认真改造,积极参加思想、文化、职业技术教育;认真参加劳动,服从安排,坚守劳动岗位,每月按时完成劳动任务,曾获得过1次表扬。

刘某宏符合特赦决定中的第八项:丧偶且有未成年子女或者有身体严重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的子女,确需本人抚养的女性,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剩余刑期在一年以下的。

“感谢国家对我的不放弃,感谢监狱监区领导对我的关心,炎热的夏天为我奔波取证,回去后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把孩子培养成对社会有用的人,用实际行动来回报国家和社会。”刘某宏听完特赦裁定后,难掩激动。

“回去之后会好好陪儿子和家人过中秋节,去丈夫的坟前扫扫墓说说话,家人团聚是我每天做梦都想的事情。”对于今后的打算,刘某宏告诉记者,等过些日子出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抚养儿子成人,回报祖国、回报社会。

当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小伟特意请了一天假来长沙接妈妈回家。他告诉记者,想把锦旗送给监狱的叔叔阿姨们,感谢他们为母亲的事情奔波,自己一定好好读书,将来要回报社会。

无数努力促成一份份特赦裁定书

“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特赦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确保每一个特赦裁定都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 习近平主席签署发布特赦令后,中央政法委于6月30日专门召开全国特赦实施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

中央政法委要求,精准评估特赦实施对社会稳定的影响,有针对性地做好工作,对符合特赦条件的罪犯,做好释放前的思想教育和释放后的安置帮教,引导他们遵纪守法、回报社会。

为了一份份特赦裁定书,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经历了不眠不休的辛劳。监狱干警从向服刑人员宣讲政策开始,到受理申请、调查、核实、取证、评估、公示、公告等在内的每个环节,丝毫不怠慢;检察机关积极受理,详细核查,确保无一疏漏;案件承办法官在前期调查之初,就扎实掌握案件情况,加班加点完成审查工作,合议庭则抓紧时间完成合议……

数次会议,十余次宣讲,数十份文书,每一个部门、每一位工作人员的努力,促成了对特赦对象的特赦决定。

武晓禾此前所在的天堂河女所,属于北京市监狱管理局。该局第一时间召开党组专题会和工作部署会,对全局在押罪犯全面告知、全面筛查,对初步摸排后符合条件的罪犯进行内查外调、逐一评估。

为了确认武晓禾回家后的生活是否有保障,北京市监狱管理局与当地司法局安置帮教部门及时沟通,调查了解武晓禾的家庭情况和释放衔接事宜,协调当地司法局工作人员办理好该犯释放前的相关手续。

海口三江监狱副科长吴清东介绍,7月4日前,三江监狱已对符合特赦条件的人员进行了全面排查,7月12日发函原公安侦查机关评估,7月21日公安机关复函,7月24日监狱刑罚执行科审查,8月7日监狱召开特赦评审委员会决定拟同意提请张用海特赦,公示期满后于8月13日将案件移交海南省人民检察院审查,检察院于8月16日出具审查意见,8月20日监狱将特赦案件及检察院意见移交法院审理。

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邓文莉表示,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到特赦任务后迅速成立了以院长为组长的领导小组,并抽调政治素质高、业务能力强的法官组建了特赦案件专门的合议庭,细化了各职能部门的职责与分工,为特赦专项审理工作提供坚强的组织保障。

据湖南省女子监狱一监区监区长王丹凤介绍,为实施好特赦令和特赦决定,依法做好特赦工作,监狱进行了全面摸排甄别,认真调查取证,按照法定程序和政策要求,与原事实侦查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司法机关、社区取得联系,对相关信息进行详细核查。

让特赦对象尽快重新融入社会

9月3日下午,张用海家的院子里坐满了人,有当地司法部门的工作人员,有村委会的干部,还有亲戚和邻居。海南省东方市八所镇司法所所长黎云告诉记者,国家对于特赦人员有专门的帮教方案,司法所、社区、村委会都会帮助张用海修复家庭关系,在就业、学习等方面给予支持,让他感受到国家与社会的关爱,避免其重蹈覆辙。

针对特赦人员今后融入社会和就业的问题,湖南省司法厅社区矫正管理局副局长徐明军表示,针对特赦人员建立帮扶小组,签订帮扶小组责任状,尽量为特赦人员多争取一些帮扶政策,比如低保、社会救助等。同时,他们与湖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每年都会开展职业技能培训班,让这些特赦人员掌握一门生存技能,更好地回归社会。

刘某宏家所在社区党总支书记许湘莲说,她已与刘某宏交流了今后的打算。刘某宏有商业头脑,家里还有一个可做生意的小门面房,自食其力、供养家人没有问题。社区已经与邻里沟通,大家会帮助她重新融入社会。

9月5日,回到家乡第三天的武晓禾有了新身份——她在家乡的司法所当志愿者,整理法律法规材料,为社区矫正的犯人讲解法律知识。

“我还很年轻,各种思想还不成熟,我要抓紧时间多学习文化知识,培养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为将来储备知识和力量。”在经历入狱和特赦后,武晓禾对法律知识和心理健康知识十分感兴趣,她想一边学习一边帮助他人,家乡的司法局为她提供了学习的平台。

“刚入狱那段时间,我觉得我一辈子就完了。”武晓禾说,她曾一度想着出狱后怎么在家人朋友中“消失”,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隐姓埋名。

特赦让她回到了正常的人生轨道。

在民警的帮助下,武晓禾制订了一份名为“共同相约下的美好”的未来五年规划书。武晓禾在其中写道:我特别感谢党和国家给我这次特赦的机会,我会谨记这份恩情,要脚踏实地用双手和汗水为自己铺就一条通往美好人生的光明之路,常怀感恩之心,努力回报社会,做一个真正对社会有用的人。

她与天堂河的民警约定:5年之后,见证她绽放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