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雨

近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官网发布公告针对《深圳经济特区文明行为促进条例(草案修改稿)》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提到,地铁可以设立优先车厢,在高峰时段优先车厢可以仅供残疾人、未成年人、女性等有需要的人士乘坐,对于乘坐优先车厢的其他乘客,地铁工作人员应当劝离。此规定发布后便引发热议。

优先车厢,早已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也不是第一次引发热议。2013年,武汉地铁就为女性提供了“优先”候车区;2016年,郑州也推出了夏季女性“优先专车”……但几乎每一次类似动议,都会激起舆论涟漪。

争议围绕几个方面。有人表示,此举纯属浪费公共资源;有人认为,物理隔离的“优先”就是歧视;还有人担心徒有其表,如过去一些女性优先车厢,贴上标识却疏于管理,乘客仍是男女混搭,甚至上下班高峰,女乘客还不足十分之一。

优先车厢得到公众关注,本身就有积极意义,种种争议的背后,体现着民生诉求和幸福期待。

说到底,人们不仅希望政府拿出资源,照顾那些原本没有过于关注的对象,注意那些本来没有注意的细节,还希望看到政府通过妥善设置与管理,将好事办好,将配套跟上,将人性关怀真正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