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中庸的高明之处,在于强调做人的“度”,不必金刚怒目,也无须低眉俯首,隐含的是过犹不及,物极必反的道理,在泛哲学概念上,这是说得通的。

只是处理具体事项,中庸之道不好拿捏,稍有不慎便为平庸。各种事情的是非曲直,不因尧存,不为桀亡。处理方式,随着环境左右变更而变化,尤其面对一些大是大非问题时,“会做人”反而容易“当罪人”,有些脸,必须要拉得下来。

近日,省政府安办约谈旺苍县政府相关负责人,以及市、县应急管理部门主要负责人,共同分析旺苍县煤矿安全生产工作存在的突出问题。省应急管理厅二级巡视员田建文直言:“旺苍县政府在煤矿打非治违方面决心没有下够,驻矿安全员形同虚设,非法违法生产趋势蔓延;煤矿现场管理极其混乱,滥采乱挖、见煤就采,毫无底线!不安装瓦斯监控系统……”

约谈直面问题,现场辣味十足,才有利于更好传导压力、压实责任,有利于推动地方干部提高政治站位,转变思想观念,变被动为主动。

治病是为救人。拉下脸来刮骨疗毒,才有后面的对症下药,药到病除。若当好好先生,任由矛盾不断积累,只会把小问题变成大问题,小管涌沦为大塌方,简单问题拖成复杂问题,点上问题演变成面上问题。

严管才是厚爱,约谈拉不下脸,事情又如何不变坏?

(执笔 张雨)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联系电话028-86968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