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改革报)

四川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为抓手,狠抓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攻坚突破。2018年为全省企业减少用电成本140亿元左右,为1039万户家庭减轻电费负担8.8亿元

“要‘一企一策’帮助企业解决实际困难,加强油、电、煤、气、运等要素保障,特别是要加快推进电力体制改革,想方设法把重点产业、重点园区的用电价格降下来,促进企业降低成本、扩大生产,形成经济增长的有力支撑。”这是四川省委领导在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上,向全省发出的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助推实体经济发展的动员令。

如今,一年时间过去。记者近日在当地采访了解到,自去年四川省委作出关于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决策部署后,四川省人民政府及时出台了《关于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实施意见》。全省各地各有关部门积极主动作为、协同联动,四川省委改革办统筹协调,加大力度推动改革落实,效果明显。

电改一年企业减负140亿元

“近年来,省委、省政府在电力体制改革方面出台了系列改革措施,有力助推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四川省委副秘书长、省委政研室主任、改革办常务副主任唐文金说,“作为国家重要优质清洁能源基地和‘西电东送’基地的四川,同时也面临着水电价格优势发挥不充分、市场化竞争机制有待健全等问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四川出台电改新政,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成本,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四川省委改革办会同省发改委、经信厅等组成督察组赴各地督察形成的一份调研报告及问卷调查显示:2018年,全省共为1039万余户家庭减轻电费负担8.8亿元,为企业减少用电成本140亿元左右。通过改革,全省用电成本特别是精准扶持实体经济电价进一步下降,企业获得感不断增强。

降低电价政策红利逐步释放

盛夏时节,位于四川眉山市东坡区修松路的甘眉工业园内,一派繁忙景象。各种大型运输车辆在园区内往来穿梭,许多等着拉货的车辆,在临近园区的公路边排起了一条条长龙。

据悉,2018年至今,甘眉工业园成功引进了18个重大产业项目,投资总额达280.8亿元。2018年,园区工业总产值同比增长26.7%,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达23.6%。在今年6月举行的第五届“一带一路”园区建设国际合作峰会暨第十六届中国企业发展论坛营商环境峰会上,该园区一举摘得“中国产业园区成长力百强”桂冠。而如此骄人成绩的取得,与去年以来四川省深入推进的电改新政紧密相关。

“省里的电改新政,就像一场及时雨一样,来得太好了!”“电价每降一分钱,就可为我们公司节省成本3600万元!”甘眉工业园内最大龙头企业——四川启明星铝业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李勇面对记者发出了如此感叹。他说,电价就是高载能企业的“生死线”,省上电改新政实施后,让原来波动较大的电价逐渐趋稳,给企业吃了个定心丸,也增强了企业乃至整个行业的发展信心。

“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关键在于坚持电力市场化改革方向,落实精准支持政策。”唐文金说,2018年以来,按照省委决策部署,有关职能部门对省上重点布局的产业实施政策性精准支持,探索建立水电消纳示范区,尤其是加大分类施策、精准降价力度。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据了解,2018年,四川一般工商业目录销售电价平均降低0.0805元/千瓦时,全省降价额30余亿元;甘孜、阿坝、凉山三个州降低企业用电成本总计20.87亿元。电解铝、多晶硅、大数据、电解氢等绿色高载能产业到户电价分别降到0.3元、0.4元、0.35元、0.3元每千瓦时左右,73户该类企业平均每户得利3424.7万元。其中,四川启明星铝业比当地大工业用电均价低0.1423元/千瓦时,节约用电成本2.6亿元左右。

电力要素市场化配置取得进展

总部位于四川德阳的东方电机有限公司,是东方电气集团下属公司,已形成水、火、核、气、风“多电并举”产业发展格局,其产品遍布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并远销美国、印度、巴西等全球35个国家和地区。这样的企业对电的依赖可想而知。

据了解,2018年,包括东方电机、东方汽轮机和东方锅炉在内的东方电气集团在德阳的三家企业用电总量为17,936.40万千瓦时,正常电费13,414.20万元,参与市场化交易优惠电费1410.16万元,仅此一项就为企业减少电费支出为10.51%。三家公司用电费支出的大幅降低,得益于四川去年以来在完善电力要素市场化配置等方面采取的改革创新举措。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经济体制改革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实现产权有效激励、要素自由流动、价格反应灵活、竞争公平有序、企业优胜劣汰。”

在唐文金看来,正是基于四川对中央关于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部署的深刻领会,对省情的精准研判,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2018年7月联合出台《关于积极推进电力市场化交易 进一步完善交易机制的通知》之后,省委第一时间作出了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的决定。

扩大参与电力市场用户范围、创新电力市场化交易、完善丰水期富余电量政策、推进风电和光伏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增设丰水期低谷时段弃水电量交易新品种……围绕省上出台的电改新政,四川以问题为导向,打出了一记记优化和完善电力要素市场化配置的漂亮“组合拳”。

2018年,四川全面放开省级及以上工业园区(开发区)和煤炭、钢铁、有色金属、建材等4个重点行业参与电力市场交易,参与电力直接交易企业达2396户,同比增长140.8%。风电和光伏发电企业丰水期累计交易电量18.62亿千瓦时,同比增加24.72%,平均交易电价0.21元/千瓦时、下降50%。丰水期富余电量累计交易33.46亿千瓦时,同比增加51.26%,降低企业用电成本6.69亿元。

水电消纳改革试点有序推进

四川水电装机在全省电力能源结构中占比达到80%,发电量超过80%。2019年,预计全省水电装机将达到7720万千瓦。

“由于电源发展和用电增速较快和一些不可控因素影响,目前,四川的水电消纳的确面临一些困难。”国网四川电力公司调度控制中心副主任李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不过,李响同时表示,这对于当前正在全力补齐短板、创新推进水电消纳等电改的四川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而是动力。他说,近年来,尤其是2018年以来,四川省在破解水电消纳等改革重点和难点上,下定了决心、下足了功夫,一系列改革试点卓有成效。2018年,四川用电量增长在国网排名第一,水电实际外送能力超过3000万千瓦时。照此做法和进度持之以恒,四川的水电消纳问题完全可以在2020年基本解决、2022年彻底解决。

事实的确如此。以四川在雅安市开展的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建设试点为例,据雅安市经信局局长曾毅介绍,2018年8月,雅安正式被列为全省水电消纳示范区项目建设试点,目前该项目已进入全面落实阶段。按照协议,示范区内所有绿色载能企业,都将暂执行单一制输配电价0.105元/千瓦时。仅此一项,省电力公司在输配电价方面每度电就对企业让利3分至9分4厘。据此测算,若全年水电消纳交易电量达到10亿千瓦时,可减少企业用电成本3680万元。

“不仅如此,水电消纳试点还使发电企业减少了弃水,政府增加了税收,试点运营公司增加了收入,还助推了雅安将清洁能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是实实在在的多赢之举。”曾毅说。

从全省来看更是如此。据了解,按照2018年四川出台的电改新政中有关水电消纳的内容举措,四川各地因地制宜进行了大胆探索实践。目前,全省各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建设正稳步推开;省政府办公厅今年7月31日向全省印发了关于推进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建设的实施方案,明确了新的示范区域和精准电价政策。主要为攀枝花钒钛高新技术产业园区供电的金沙、银江水电站已开工建设,预计将分别于2020年、2022年开始发电。2018年省调水电外送318亿千瓦时,全网弃水时间同比减少48天、弃水电量减少18.4亿千瓦时。

电能替代力度持续加大

与煤炭打了几十年交道的四川省洪雅青衣江元明粉有限公司董事长余建兵,如今再也不必成天为如何治理燃煤产生的大量粉尘垃圾而揪心了!因为,2018年,公司已将75蒸吨燃煤锅炉淘汰,一次性投入17,800万元,引入先进的机械热压缩蒸发技术,全部使用市电作燃料能源,能耗成本较同行低30多元/吨,去年实现销售收入5亿多元,出口增加了1000多万美元。

“公司能甩掉‘黑锅’、走向‘光明’,全靠省上的电改新政提出的煤改电试点。”余建兵情不自禁地说,在省发改委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煤改电的500万元省级补助资金及项目特殊电价政策均得到了及时落实,公司年均到户电价降至0.32元/千瓦时。

最让余建兵扬眉吐气的是,煤改电后,公司不仅实现了绿色生产,还大大降低了能耗成本、生产成本和运输成本。他一边讲一边掰着手指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年电能替代电量7600多万千瓦时,分别减排二氧化碳30.84万吨、氮氧化物310吨、二氧化硫452吨、粉尘17吨……一年下来,为公司降低成本加起来足足有1300多万元。

余建兵还对记者说,今年公司将把另一条50万吨/年的燃煤生产线彻底淘汰,实行煤改电。从此公司将全部实现绿色、环保生产,真希望省上的电改政策能够长效稳定……

其实,青衣江元明粉公司的事例,仅仅只是四川创新开展煤改电试点工作的一个缩影。

2018年以来,四川积极推进燃(油、气)锅炉窑炉、电火锅、电烤烟、电制茶、机场等领域电能替代及燃煤自备电厂清洁替代,电能替代项目执行0.105元/千瓦时的单一制输配电价,电能替代电价支持政策逐步落地见效。2018年,全省新增电能替代用户3717户,替代电量84.0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4.64%。

同时,该省还对月用电量在181千瓦时至280千瓦时部分的家庭,电价下移0.15元/千瓦时,月用电量高于280千瓦时部分的家庭,电价下移0.20元/千瓦时,全省居民生活电能替代电价政策成效明显,丰水期为1039万多户家庭减轻电费负担8.8亿元。

网际合作在“平衡”中逐步推进

位于成都、乐山、雅安三角地带的四川洪雅县,水电资源极其丰富,目前已建成水电站160余座,装机容量93万千瓦,年发电55亿度。然而,全县的经济社会发展尤其是群众生产生活等,并没有因此而享受到用电优惠和便利。如今,这一现状将会彻底改变。

据洪雅县发展改革局局长杨建讲,四川省2018年电改新政出台后,洪雅县积极响应,第一时间主动争取在全省率先探索实施增量配电改革试点。2018年8月26日项目正式获批后,县委、县政府迅速成立了专班加以推进,目前,规划面积6800亩的试点项目已进入关键节点。经公开招标,由国电四川公司、眉山工投集团、洪雅县工投集团、大唐国电等4家分别按43%、26%、26%、5%占比组成的项目电网经营主体已组建完成。县上还成立了规模为6.7亿元的项目专项发行债券基金。项目建成后预计将撬动投资10个亿,实现产值上百亿,解决就业上万人,实现财政税收超过2亿元。

谈到增量配电项目改革试点,杨建直言不讳地说:“洪雅的这个‘项目’,已远远不是增量配电试点这么简单,实际上已经成为洪雅举全县之力,以电改为抓手,打造高质量发展新引擎的一项创新实践。然而,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太不容易了,如果没有省市政府等的统筹支持,尤其是没有各涉电主体的支持与配合,并达成一种默契和平衡,项目将寸步难行。”

杨建的“平衡”和“默契”说法,在记者日后与国网四川公司相关负责人的交谈采访中得到了印证。国网四川电力公司经法部(体改办)处长石长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18年,国网四川公司在自身面临亏损压力的情况下,仍通过多种渠道与各涉电主体合作,主动让利于民,共为企业和群众节省成本98亿元。

“但电价的高低、企业的盈亏,主要是由市场因素决定的,其亏损不能说是供电企业造成的,成本更不能说应由输(供)电企业来承担。”石长清认为,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目标,就是要通过不断创新改革,最大限度创新体制机制、理顺市场通道、释放政策红利,在最大限度减少企业和群众用电成本和电费负担的同时,关键是要推动形成一种各主要涉电主体之间的长效平衡。

的确,在市场化日益紧密的当下,网际合作已经成为深化电改的一项重要课题和使命。据介绍,为加强网际合作,2018年,在电改新政基础上,四川专门出台并推进实施了《四川省省属电网输配电价改革方案》。目前,全省网际合作机制已初步建立;省属电网与省级电网输配电价、目录销售电价“两同价”工作正有序推进;阿坝州木瓜墩电厂已从国网四川电网转入阿坝州地方电网运行;国网四川电网参与地方电网混合所有制改革稳妥进行;川煤集团芙蓉电力公司与国网四川电力公司正加快融合进程。

千方百计抓电改,一分一厘总关情。正如四川省委领导指出,“全省电力体制改革取得明显成效,还要进一步深化研究,力争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取得新的突破”。新起点上,四川电改之路,仍需克难挺进、砥砺前行。

“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任重道远。”唐文金说,下一步,四川将继续以着力补短板、强弱项、激活力、抓落实为重点,推出一些像电力体制改革那样更有针对性、开创性的改革举措,以钉钉子精神落实好攻坚难度大、影响面广、同老百姓关系密切的改革任务。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联系电话028-86968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