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报观察记者 边钰

从木匠成长为一代大师,齐白石是近代中国家喻户晓的艺术大师。他在花鸟画、人物画、山水画、篆刻、书法、诗词艺术等方面,均取得卓越的成就。特别是在花鸟画创作中开创新风,为我国花鸟画在现代的发展,开辟了新的道路。

这样一位巨匠,也和巴蜀有着千丝万缕的情谊,曾有罗祥止、余中英等多位四川弟子。8月9日,由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主办,成都画院、成都市美术馆承办,成都画院美展馆协办的“艺术大家与四川”系列讲座,邀请到“齐白石艺术国际研究中心”秘书长吕晓来到成都画院,讲述齐白石的传奇人生。

艺术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如果用现代眼光看,齐白石是一位标准的“斜杠青年”,因为他诗、书、画、印全能。纵览一生,这位巨匠的艺术主张主要形成于他绘画后期的衰年变法。他认为艺术“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这样的理念贯穿在他的作品中。比如,他画虾时,虾的须子没有采用写实的手法画出须子的关节与韧度,而采用枯笔飞白的形式表现出笔韵的洒脱俊逸。虾尾部每一枝节的晕染非常妥帖,晕染的层次也把枝节半透明的质感表得淋漓尽致。这体现了齐白石用笔技巧以及对晕染水分与墨色把握的高造诣,使得形体的灵动跃然纸上。更巧妙的是,这位巨匠画虾时从不画水,但虾的形体与动作却表出虾与水浑然一体的视觉效果!

在齐白石的另一作品《木叶泉声》中,这种似与不似之间,更是产生了趣意的艺术意境。画作中,一湾泉水顺势而流,两边树木葱郁。但远看,泉水仿佛被拎起来,挂在天空,从天上倾斜而下。勾勒泉水的线条如五线谱,而两边的树木就像五线谱上的音符,“这幅画采用了通感手法,你看到的是静止的画面,但却似乎有风动、水动,以及树叶的沙沙声从画中传来。”

齐白石的创作来源于经验的世界,即他所画的作品几乎都来自于他所见的东西,以及他对生活事物的观察。这样的观察衍生出他画作细节的处理。如果你拿放大镜去看齐白石画作中的蜻蜓、蛐蛐,蜻蜓翅膀上的细小纹脉,以及蛐蛐肢体上的细细毛茸均清晰看见。

一段巴蜀游一段巴蜀情 

除了是一枚斜杠青年,齐白石也是一位老“北漂”。1919年,57岁的齐白石定居北京。此前,他有很大一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农村。这份乡土情结滋养着他的创作。蛐蛐、老鼠、白菜、紫藤花……齐白石以农村和普通生活为题材的画作,摒弃了文人士大夫自命清高的情结,朴实的画法流露出其对滋养他、哺育他的农村的无比眷恋。他的艺术作品生动朴实地展现了农村生活,而朴实之中又不缺乏典雅的中国画意境。

说到齐白石的艺术生涯,就绕不过他所遇见的贵人。胡沁园、夏午诒、陈师曾……正是这些伯乐的推波助力,才最终促成了齐白石不断上进的人生。27岁时,齐白石被邻村名士胡沁园赏识,遂收为学生,授其画艺,促成了他由雕花木匠向职业画师的身份转变。40岁时,齐白石认识了夏午诒。赴西安游历,前往北京……夏午诒让齐白石走出了所谓“五出五归”的第一步,开始了由一个乡土画家走向全国著名画家的历程。1919年,北漂北京时,齐白石结识了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一位友人陈师曾。在他的鼓励下,齐白石进行衰年变法,从此他的大写意花鸟方始元气淋漓。

同时,齐白石一生也与巴蜀情缘深厚:他的“副室”胡宝珠为丰都人;他有多位四川弟子:姚石倩、罗祥止、余中英;他与四川军人王缵绪、胡锐交往多年……齐白石也为他的四川弟子和友人创作了众多精美的书画篆刻作品。1936年,齐白石应王缵绪之邀,畅游巴蜀。在他的《蜀游杂记》中,他谈到了对巴蜀山水的印象:“川中山水之佳,较桂林更胜一筹。”正是这份与四川的情谊,让齐白石的作品在很多四川的博物馆中均可寻得踪迹。例如,四川博物院就有齐白石的《九秋图卷》、内江市东兴区文管所收藏着齐白石赠予川籍将领胡锐的“无道人之短”印章等。

齐白石图片由成都画院提供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联系电话028-86968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