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在恒隆广场白领驿家静安党建服务站的“楼小二”正在接待入驻企业现场咨询。

在“寸土寸金”的南京西路商圈,恒隆广场六楼有一个特别的空间。这个占地面积300多平方米的空间,展示了恒隆广场所在地距今90多年前的“红色基因”——中共中央秘书处设立与运作机关的旧址。这里不仅是恒隆广场联合党委及楼宇内各类党群团体的活动场地,也是他们策划参与周边社区治理项目的重要空间。

把党的组织真正覆盖到经济社会最活跃的经络上,是上海基层党建的重要经验之一。党的十八大以来,上海楼宇党建由侧重建支部的“1.0版”,到注重优服务的“2.0版”,再到着力强功能的“3.0版”,逐步迈入以“楼委会”为代表、以“善治理”为典型标志的“4.0版”,楼宇真正成为一个个“竖起来的社区”。

商务楼宇是创新创业人才和资金资源的集聚地,也是城市基层党建的重要承载地和最佳实践区。截至目前,上海共有1569幢商务楼宇,90%的重点楼宇建立了楼宇党组织,共组建楼宇党组织2700多个。这些楼宇吸纳各类从业人员110万余人,其中党员6.5万人,占到从业人员的6%。这一群体,非常年轻、极具活力,有着“三高两快”的特点:高学历、高技能、高收入,流动快、思维跳动快。

在楼宇党建发轫地之一,浦东新区嘉兴大厦开始探索“楼委会”。从2020年4月起,陆家嘴金融城在嘉兴大厦、上海中心等6幢重点楼宇试点推出楼事会制度。楼事会成员由楼宇党组织书记、物业管理方负责人、业主代表、党员职工代表等组成,再从这些人员中推选合适人选担任“楼长”,全面负责楼事会日常工作。楼事会运作一段时间后,推动解决了不少楼宇企业经营和发展的“急难愁”问题。

“在4.0版‘善治理’阶段,我们主要做了体制、机制、内涵三方面探索和创新。”浦东新区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说,陆家嘴以楼事会构建善治理的体制,即由党组织牵头,业主或物业具体负责,政府有关部门协同推进,企业主体广泛参与,建立共建共治共享的楼宇治理的体制性格局,实行“楼事楼议”“楼事楼办”“楼事楼管”。

在普陀区,近铁城市广场等10幢“亿元楼”试点以管理模式的“破局”推动基层党建“破圈”。在探索实践中,普陀区在10幢楼宇试点建立实体化楼宇党委和“楼委会”,将“居委会”模式向商务楼宇嫁接,重构楼宇内部架构,实现党建、治理、营商互促共进。

近铁城市广场曾经历过“一楼两管”的尴尬——因地跨长征镇、长风新村街道,商户办事经常跑错地方,一不小心就要打两遍报告、走两趟流程。去年明确由长风新村街道单一管理后,街道在此探索建立“楼委会”和楼宇联合党委。街道选派专职工作者驻楼担任书记,并由街道分管领导任“第一书记”。“楼委会”主任由物业或企业代表负责人担任,委员班子则涵盖业主、街道社工、街道党员干部、街道经济服务专员、物业高管、员工代表等,把楼里楼外的社会资源整合到一起。

在上海,各区商务楼宇的类似“楼委会”组织越来越多,他们串联资源解决问题,打通城市治理“最后一公里”,让楼宇成为企业的温馨港湾、员工8小时内的家。近铁城市广场“楼委会”与周边社区共同打造“1℃空间”共建品牌,倡导外卖小哥与社区老年人结对,利用空闲时间陪伴老人聊天、关心老人生活,社区也向外卖小哥开放党群服务站点和社区食堂,提供休憩、阅读和用餐的空间,推动楼宇和社区互相提供“1℃温暖”。

“楼宇党建的目标是通过党建引领打造有温度的楼宇社区价值共同体、利益共同体、治理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因此,楼宇党建是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是‘支部建在连上’优良传统的继承和发展,是新形势下城市基层党建的创新发展。”中国浦东干部学院教研部副教授李德说。

据介绍,在上海楼宇党建“4.0版”下,全市各街道不断盘活整合人、财、物资源,保障“楼委会”运行。楼宇内设立楼委会“工作区”,与现有楼宇党群阵地深度融合,将“楼委会”打造成为“窗口接待、事务办理、现场办公、党员职工活动”的共享空间,通过为楼宇白领举办情景党课、安全讲座、青年交友、心理辅导等多项服务,把楼宇中的各类群众聚到“同一屋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