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野绘

顺风车已是不少市民出行的选择,但它在给人们带来便利的同时,背后藏着的法律风险也得警惕。

6月22日,记者从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一案例,乘客刘某通过某平台叫了一辆顺风车,但顺风车因闯红灯导致事故发生,致其受伤,于是刘某将顺风车车主、平台方和保险公司都告上了法庭。最终,法院只判了车主和保险公司赔偿,平台运营商因提供的为居间服务,并非运输合同的相对方,在其已尽到相关审查等义务的情况下,无需承担赔偿责任。

司机闯红灯致乘客受伤

2018年7月22日,王某驾车由东向西行驶到沈北新区蒲河路大望街路口时,因未按照交通信号灯通行,与张某驾驶的轿车相撞,造成王某车辆损坏及车上乘客刘某受伤。

经沈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认定,王某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刘某因头部受伤和骨盆骨折共住院20天,后头部评定为十级伤残,骨盆多处骨折致严重畸形愈合评定为九级伤残。

刘某认为,自己是通过某平台叫车、搭乘顺风车而受伤的,王某和平台方都应对其受伤负责,遂将车主、平台方和保险公司告上法庭。

司机王某则认为,本次业务是由平台方派单,且平台方在乘客上车时已经给司机和乘客投保了意外伤害险,因此对于刘某的损失应由平台方及保险公司承担。

平台方称仅提供居间服务

该顺风车的平台方、北京某公司辩称,顺风车是一种分摊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不具营利性,且客观上,合乘乘客不会导致车辆使用频率的增加,不会导致车辆行驶危险性的增加,未改变车辆的使用性质,顺风车车主与乘客形成的是合乘关系。

同时,该公司称,在顺风车模式下,他们仅提供居间服务,即由合乘平台提供信息服务,合乘提供者与合乘者通过展示的信息自由选择合乘的对象,合乘提供者与合乘者通过平台达成合乘民事法律关系,相关责任义务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处理。故该公司请求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刘某对公司的起诉。

法院判平台方无责

法院认为,本次交通事故中,王某驾车与张某的轿车相撞,造成车辆损坏及车上乘客刘某受伤,王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王某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乘客座位险,每座赔偿限额1万元,故保险公司应在保险限额赔付范围内承担赔付义务,不足部分由王某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此外,在顺风车订单形成过程中,某平台只负责发布信息而不主动对车主进行派单,由车主自行匹配路线并接单,北京某公司提供的仅为居间服务,刘某要求北京某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缺乏依据。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赔偿刘某1万元,其余部分由侵权人王某承担,共赔偿20余万元人民币。

法官说法

顺风车订单

不属于营运订单

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是由合乘服务提供者事先发布出行信息,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乘坐合乘服务提供者的小客车、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顺风车平台提供获得合乘机会或发出合乘需求,而不是出租、用车、驾驶或运输服务,故顺风车订单不属于营运订单。

本案的处理结果能指引消费者仔细阅读互联网App的用户协议,认真做出出行选择。同时,顺风车发生事故或者意外,若车主未投保车上人员险或投保额度有限,赔偿风险则要由车主承担,这也给顺风车车主一个提示,应谨慎驾驶,完善保险。对于共享平台而言,在实现经济效益的同时应该担负起社会责任,严格审查顺风车主资格,提高准入门槛,让广大乘客安全、便捷出行。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周贤忠

通讯员王洋、谭林娜、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