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1日,中国道路交通安全峰会2021在渝召开。峰会以“智联山城 渝见平安”为主题,国内多名专家学者、地方交警代表与会,共同研讨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在道路交通管理领域的应用实践。

▲5月11日,“智联山城 渝见平安”中国道路交通安全峰会2021在重庆举行。记者 齐岚森 摄/视觉重庆

一省一策构建新时代安全交通体系

“交通事故是可以预防的。”公安部交通管理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潘汉中说,有的人认为,交通事故是偶然性事件,其实并不是,交通事故也是可以通过预防有效降低的。

潘汉中列举了一组对比数据,2020年底我国汽车驾驶员有4.56亿人,比“十三五”初期增长了1.3亿人,高速公路里程达到56万,比“十二五”初期增长了11.3万,但是“十三五”期间涉及人员伤亡的道路交通事故总体平稳,群死群伤事故稳步下降,三人以上下降35.1%,五人以上下降61%。

潘汉中说,事实证明,在车辆、驾驶员和道路里程不断增长的情况下,我们的交通事故群死群伤在稳步下降。

潘汉中认为,构建新时代安全的交通体系就尤为重要。“我认为,这个新体系,由五个要素构成:一是建立高效的交通安全治理体系。二是培育安全意识强的道路使用者。三是建设安全的道路交通设施。四是建造安全的交通工具。五是构建严格、科学的运行管控系统。”

潘汉中以江苏省的一项规定为例,江苏制定的道路交通安全责任制中,明确了每个部门的职责,做什么怎么做,还有运输安全生产专业委员会。“一省一策,要精准施策,我想上海和重庆事故预防的预测肯定不一样,深圳和成都也不一样,每个省市都应该制定自己的对策。”

此外,潘汉中提出,未来智慧交通应更多向农村倾斜,因为农村恰恰是事故预防的主战场。

特斯拉警示 自动驾驶面临诸多挑战

“自动驾驶目前正快速向更多普通驾驶员普及,但是这带来了一系列严峻的安全问题。” 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总监陈涛说,他们统计了一下近期备受关注的包括特斯拉等大家关注度很高的汽车智能化相关的案例发现,在中国这种较为复杂的交通环境下,自动驾驶面临诸多挑战。

“一是交通环境的复杂性,二是自动驾驶汽车要满足所有驾驶行为的需求。” 陈涛介绍说,自动驾驶不仅需要在高速环境下行驶,更要在城市道路甚至乡村道路行驶,同时,驾驶员的性格各不相同,有激进型、柔和型等,这都为自动驾驶带来了非常大的挑战。

同时,陈涛介绍说,国内法律法规跟不上也是个问题。从2016年开始,尤其是在欧美,已经在大力推动自动驾驶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制定。

去年和今年,各个部委连续发布了相关的战略,今年公安部还专门发布了针对自动驾驶的修订意见,修改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一些条款,这为下一步自动驾驶真正走向商业化应用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支撑。

但陈涛认为,技术依然是最重要的制约因素,包括自动驾驶安全评测关键技术等。

“下一步,我认为有四个方面需要产业推动。”陈涛说,一是数据,需要全行业共同构建一个支撑自动驾驶研发验证的数据平台,充分发挥挖掘数据的价值。

二是测评体系的角度,从仿真到场地到道路三支柱的测评体系怎么系统的构建。

三是标准法规,现在从国家各个层面都在全力推动,目前来看还有大量的问题需要解决。

四是他认为,公正权威的自动驾驶的监管平台越来越有必要。

我市一般道路连续104个月

重特大事故“零发生”

“可以说道路交通管理是大数据、信息化最有价值的归宿之一,特别是在重庆这种有着791万辆机动车、979万驾驶人和18.8万公里道路总里程,并且山高坡陡、沟深路窄、桥隧相连特殊形态的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市公安局交巡警总队总队长陈军在峰会上,分享了他对提高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方面的见解。

“古人讲‘上医治未病’,我认为如何提前发现、识别和阻断风险隐患,是防事故、保安全的一步重要‘先手棋’。”陈军介绍说,在日常工作中,重庆交巡警通过挖掘大数据资源,打造了集宏观展示与微观分析、趋势预测与人工干预、自动预警与精准推送于一体的交通事故分析研判与预警平台,提前发现各类道路安全风险,仅去年就成功排除隐患1.2万余个。

同时,重庆交巡警打造了环渝、环区县、环中心城区、环核心区域电子卡口“四级防控圈”, 针对国省道,加快数字化警务室和数字化执法站建设,在已建成的地方,缉查布控系统现场查处量平均提高了257.2%,对违法嫌疑车辆拦截成功率从45.7%提高到98.8%;针对危险品运输,接入GPS、视频监控、审批办证等多源数据,建立剧毒、民爆、危化品、烟花爆竹等4类重点物品运输车辆护送监管系统;针对货车超载超限,强化“固定检测站+流动检测点”“天上卡口+地下称重仪”立体管控,今年以来全市货车肇事肇祸下降了34.4%。

此外,在事故调查方面,重庆交巡警通过建设事故多发点段和严重安全隐患排查管理等信息系统,溯查隐患,有针对性助力强化驾驶人教育考试、机动车登记查验、企业主体责任落实等源头管理,找准“人、车、路、环境”等风险诱因与交通事故之间的作用机理,实现了事故分析研判结果向提前阻断风险成果的转化,全市一般道路连续104个月、农村道路连续16年重特大事故“零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