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余如波

6月13日上午,一场名为《故乡,很远很近……》的摄影展在中国(成都)新视觉影像艺术中心开幕,集中展出了杨麾、王争平两位中国摄影金像奖得主关于各自“故乡”的110幅黑白作品,其中约50幅属于来自嘉陵江畔的杨麾的《嘉陵江影像轶事》系列。

尽管长期在南充工作、生活,近年来,杨麾在摄影界的“曝光率”却始终维持在高位,其中引发最多关注的自然是2016年获得第11届中国摄影金像奖。此外,他还在四川美术馆、中国摄影展览馆等地举办个展,其作品“1985年的一个周末,南充市民在人民电影院学唱流行歌曲”入选“影像见证40年”摄影展览,去年下半年在国家博物馆展出。

取得这些令人瞩目的成绩,杨麾靠的是一大批“土得掉渣”的作品。“我出生在嘉陵江中游的南充市。八岁那一年,我就开始往返于城乡之间,在母亲教书的老祠堂或古寺庙里读小学。”后来上山下乡的经历,让杨麾与川北老乡进一步结下了深厚情谊。“生活的积累让我悟出了社会因百姓而存在,历史因百姓而发展的道理,从而使我知道了自己是从哪里来,应该向何处去。”

1974年,杨麾从南充医专(今川北医学院)毕业后,分配至防疫站负责宣传工作,很快便接触到照相机,他的业余摄影创作开始关注周围的生活世界。

“这当中拍摄最多的,当属嘉陵江沿岸码头上的情景。”杨麾说,不管逢场日是农历的一四七日、二五八日还是三六九日,载客的机动船都忙碌地穿梭在两岸星罗棋布的小镇之间,船尾的马达肆无忌惮地吼叫着,一团团黑烟直冲江面。船桅上的高音喇叭不断地放着船上录像节目的打斗声,帆布盖着的船舱里不时传出乘客们阵阵粗狂地笑声。

光是客船靠岸后,不同乘客下船的场景,杨麾就拍了好几十年。“那时上下客船全靠一条宽约一尺、长近三尺的木头跳板,船一靠岸,船工们将放置船头的跳板往岸上一架,人们便千姿百态、各显神通地涌上跳板。”在杨麾的镜头中,有时候,肩负重担的走卒慢悠悠地堵塞了跳板,扛着竹席性急的贩夫便从船沿上直接跃下,更有着急回家的人干脆扛着自行车跨到另一条船上寻找捷径登岸,而赶着猪牛上市的人则只能等到最后,在热心人的帮助下费劲地拖拽着牲畜们上岸。

登船的场景同样热闹非凡。遇上穿高跟鞋的姑娘走上跳板,总有热心肠的人上前扶上一把;要是谁家办丧事抬棺材上船,那就必须用鞭炮开道,驱走邪气,否则船主就会认为“晦气”;要是遇上办喜事的迎亲队伍,船主们则争先恐后地抢生意,谁能把花轿拉到自己的船上,那就预示着这一天的生意肯定红火……

“码头上四十多年的变迁,都一一地记录在我的镜头里。”杨麾认为,自己的嘉陵江流域影像记录历程,是一种用镜头记录平民生活、用影像抒写乡情的坚守。“我希望在我的影像中你能读懂那个曾经让世界侧目的改革开放的初始年代,那是这个国家曾经的青涩,我希望你能读懂画面中那个年代过往的人、过往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