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报观察记者 李婷

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电影《寻梦环游记》里有段台词:“真正的死亡是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能够记得你。”在电影修复师眼中,一部电影如果长期不看被人遗忘,也会“去世”。老电影常常因为划痕、噪点、腐蚀,陷入濒临消失的“死亡危机”中。

随着《龙猫》《盘丝洞》《梁山伯与祝英台》《星球大战》《倚天屠龙记》等一系列老片重新出现在荧屏上并受观众欢迎,也让其幕后的电影修复团队浮出水面。5月29日,在成都举行的第七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国内不少利用AI(人工智能)、云技术等现代科技“修复老电影”的团队来到成都,分享他们的幕后故事。“修复老电影是一场和时间的赛跑。”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庄卓然说道。

《士兵突围》的电视修复视频对比

为何修复?

保存“卓别林”,追忆“张国荣”

怀旧老电影,可是画质实在难忍

有一个现象让阿里旗下单纯生产内容的工程师江文斐开始做起电影修复工作。近几年他观察发现,优酷等视频平台上的年轻人,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不爱看“老片”,像《上海滩》《江南锄奸》等许多老片在平台点击量高,但用户点进去观看的时间却很短,有的老片“弃剧率”达70%。“这些片子内容很好,但质感不好。”

这种“质感不好”,并不一定是指影片本身的质量,而是和播放终端有关。中影集团电影数字制作基地有限公司数字修复中心主任肖搏2016年“入行”电影修复,他发现老电影无论是颜色处理,还是剪辑手段,都带着强烈的导演和演员风格,也很适合在当年的“老电视”上播出。但如今进入网络时代,“老电影”在手机和液晶电视机上的表现力大打折扣。“修复‘老电影’,就是希望留住那些对老片、对经典感兴趣的观众。”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凇,前段时间把《上海滩》拿出来看。“现在根本没法看,开两枪画面都拉毛,开完枪前整个屏幕都是爆毛的感觉,小时候的记忆都有点混了。”冷凇说,划痕、闪烁、抖动、噪声、腐蚀、褪色,都是电影老胶片和电视剧老磁带的常见问题。除去观众观看需求,仅从电影保存的角度讲,部分珍贵影片通过修复,也方便进行数字化存档。“葛优躺,卓柏林式洗脑片段,每年4月追忆张国荣的视频,这些片段重新出来或者再次走红,都离不开修复。”

怎样修复?

加入AI、云技术等,几小时修一部电影

修复后与修复前对比图

修复电影有句行话:“修电影的工作强度并不亚于拍一部电影。”爱奇艺CEO龚宇回忆,在过去的年代,老电影修复需要非常有经验的师傅,修复几个月甚至一年的时间,一帧帧、一点点地修,把影片中的色斑、划痕一点点去掉,这项工作细腻而枯燥。

中国电影资料馆北京电影资料库高级工程师左英打了个比方:“电影修复就好像《我在故宫修文物》一样。不仅仅是修复,其实更像是一个艺术的过程。”修复电影的原则既有“修旧如旧”,也有“修旧如新”,最终都是尽最大可能还原影片,这个工程不仅需要有技术,也要有对艺术的理解。

左英介绍,修复电影从前期选片、确定版权、鉴定状态,到后期的物理修补、数字化转换、声画合成等环节,一般需要大约14个步骤,有的甚至有18个步骤。每个项目由于出发点和观点不同,年代和社会背景不同,在修复上都有讲究。比如做档案修复,就用“修旧如旧”的原则,要的就是电影原来的样子,但观众和主创会觉得,这种“旧”不一定是“友好”的、“好看”的。反之,如果站在观众和主创的角度,修复电影能在原片基础上进行调试,弥补当时拍摄的遗憾,也能看到更为清晰和美观的画面。

“在当时那个年代,有的导演想拍色调亮一些,或者是场面豪华、艳丽一些的场景,但迫于技术没法实现,这也成为电影修复中的一项工作。”比如《梁山伯与祝英台》,左英根据本子的不同需求修复了两个版本。

除了物理修复,现在的数字修复也解放了不少电影修复师的双手,这种修复不仅能修复“画面”,还能修复“声音”。爱奇艺CEO龚宇介绍,现在通过AI的办法,学习老师傅的修复工艺,可以把老片改成高清甚至是4K,用云技术把胶片上的颜色调试出来,提高了效率,几个小时修一部电影。再比如说,制作领域AI技术,老电影可以用语音识别把人的声波记录下来,自动生成缺失的台词部分。这种声音修复以前是手工画音波,一部电影仅修复声音就要一百万元以上的成本。如今现代技术进入电影修复行业后,后期修复人员能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进行艺术创作,做出更优秀的作品。

“修”无止境

“新片”会变老,修复技术或走进家庭

修复版《还珠格格》即将在暑假上映

我国保护和修复老电影的工作,主要由政府投入资金支持。“电影档案影片数字化修护工程”启动于2006年,截至2011年12月31日,累计入库影片数字模板4810部。

近几年来,上海国际电影节、北京国际电影节推出的国产电影修复计划,将《一江春水向东流》《十字街头》《乌鸦与麻雀》《那山那人那狗》《红高粱》等经典影片的高清修复版本呈现给观众,使经典的永恒艺术魅力得以再现,也激活了崭新的商业价值。爱奇艺透露,修复后的《三毛流浪记》将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亮相。

其实,电影修复是无止境的。像很多“90后”喜欢的影视作品《西游记》《家有儿女》《士兵突击》《爱情公寓》《还珠格格》,甚至是“00后”喜欢的《欢乐颂》《微微一笑很倾城》,总有一天也会遇到新的播放承载形式,也会像《星球大战》《三毛流浪记》,或是希区柯克、昆汀、斯坦利·库布里克的作品一样变成“老片”。

冷淞在家保存了8岁那年的生日录像。“放在现在看,那时候的穿着和行为看上去就像戏剧节目一样。”家里人把他这段影像历史拿出来反复观看,录像已经有很多的损坏。“试想,过几十年,我们至少每个人换过十部手机,你最早手机里边的那个素材已经粗糙成什么样子了。但那是你个人的历史,又是一个中国短视频的发展史,我们能不能通过一个平台,委托某一个老师来修复,这可能又是讲述老百姓过去的历史版本。”

“刚才说的8岁的录像带可以提供给我,咱们做一个电影修复版。”江文斐笑着说。

这场与时间的赛跑还远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