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报观察记者 李婷

“一本书,一群人。一座城,一世界。”1月4日晚23:00时,成都一套电视节目《书香成都·蓉城书话》如约而至。当年活跃在荧屏上的《今晚8:00》主持人周东,如今年过半百,头发也有些花白。最新一期节目中,他走进成都金牛区的阅读世界,李劼人以成都天回镇为创作背景的名作《死水微澜》,映入观众眼帘。

周东创立的电视人文节目《东周社》,旗下有《书香成都·蓉城书话》《领读》两档读书类专栏,主要基于成都3000年巨变,围绕成都历史以书会友。2017年底,被誉为中国媒介市场风向标的“2017年CRIR中国媒介欣赏指数”公布评选结果,《东周社》和《奇葩说》《吐槽大会》《明星大侦探》等节目一道获得网络节目类大奖。

一边是《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一本好书》等电视阅读节目,一边是《十点读书》《为你读诗》等网络阅读电台。作为成都人自己的人文阅读脱口秀,《东周社》又怎样突围呢?

4年坚持

“金话筒”转型“朗读者”

“东哥你明明‘金话筒’都拿了,为啥子还要折腾自己搞阅读节目嘛,头发都整白了还忙个不停?”常常有朋友和周东开玩笑表示“不解”。2012年,成都电视台主持人周东获得国内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的最高荣誉“金话筒”奖,敬一丹、白岩松、杨澜、撒贝宁等曾获得该奖项,周东是四川地区首位获奖的主持人。

“其实在业内,阅读类电视节目都被认为费力不讨好,营收能力没有新闻、娱乐等电视节目强,对主持人文化素养的要求也较苛刻一些。”周东笑着解释,从《今晚8:00》《新闻背景》电视栏目主创转而做一位专注于品鉴人文历史的“朗读者”,一方面是电视台媒介大环境所驱,想先把触角伸向广阔的互联网平台;另一方面,自己做了多年的主持人,想要通过一档有内涵的文化类节目为自己充电。“结果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搭了进去’,一发不可收拾。”跨入2019年,成都地区首档周播类电视读书节目《书香成都·蓉城书话》已迈入第4个年头,目前整个团队约有20人。

至于《东周社》和《吐槽大会》等节目一道获得“网络节目类大奖”,谦逊的周东与获得“金话筒”奖时的表现如出一辙:“其他几档节目在全国的影响力都很大,所以我们更多的是把这个奖项看作是对《东周社》团队的鼓励。”后来周东反思,或许这档比《朗读者》等阅读类节目都更早起步的栏目,在全国阅读类网络电视节目从几十档变为几档的递减趋势下,还能坚持下来比较难得吧。

2

书话会友

“书香大咖”为节目点睛

听袁庭栋讲“街巷志”里的老成都;和敬一丹聊回忆录《我遇到你》中的点滴;去台湾遗憾与作家蒋勋擦肩而过,却在蒋勋作品《舍得舍不得》中找到慰藉;或是在冬夜与书友围炉而坐,共话上世纪80年代的文艺青春……周东把自己“以书会友”的故事,用聊天一样轻松愉悦的方式,如烹一道雅致的小鲜,呈现在15分钟的节目中。

目前,《书香成都·蓉城书话》更新160多期,介绍人文历史类书近200本。“书香大咖”的独到见解,成为周东访谈中的点睛之笔。比如,成都本土作家洁尘,在解读村上春树新作《刺杀骑士团长》时,将书中构建的双重世界与《IQ84》做对比,认为《刺杀骑士团长》在阅读上更容易让观众进入,有一种村上春树回到早期作品的返璞归真、简单。再如,著名的瑞典汉学家、“四川女婿”马悦然,在《另一种乡愁》中偶尔会在正文括号批注里忍不住书几句四川话,并形容自己:“我像鲁智深吃狗肉一样地把那大碗甜水面一口吞下去,也把那通红的汤全喝完了。”这种汉字铸就的乡愁味觉浓郁。

周东最尊敬的“成都书友”是流沙河先生。近期一档节目,周东关注流沙河的《字看我一生》,其中许多见解就颠覆了普通人对汉字的认知。“一般人认为‘美’字的构字意义为‘羊大为美’。”周东解释,但流沙河找到甲骨文中最原始的“美”字,发现“美”字的“羊头”应该是“羽毛装饰”,美字从大,是正面站立的人,因此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中的“羊大为美”之说不对。“流沙河先生本身非常尊敬许慎先生,但正是由于甲骨文上世纪末才发现,所以许慎在东汉没机会看到甲骨文。在新出现的文献的帮助下,流沙河先生就敢于提出自己的观点。”这样的观点在这期节目还有很多,看似考究追溯的是一个字、一笔笔画,或者是一种用法的故事,但背后折射出许多中国历史文化中的民俗风貌。

至今,“东周社”栏目logo的三个字都是流沙河所写,取东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之意,循钱穆先生“历史知识,贵能鉴古而知今”之说,力争成为文化思想交汇之处。

如何突围

阅读微切口品天府文化

目前,综艺《一本好书》通过邀请明星演话剧的形式,重新演绎如《月亮与六便士》等经典名著;董卿的节目《朗读者》,则是让各行各业的人边朗读,边讲出文字背后的故事。但有不少评论家认为,随着近年来《中国诗词大会》等阅读类电视节目、网络视频节目走红,让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感受到阅读的魅力,但这种看似“热闹”的快餐式阅读节目,却依然无法弥补实实在在的书本阅读所带来的营养,最后沉淀下来的真正热爱阅读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因此,周东希望能在助力深度阅读上做些尝试。

“带着自己的见解,不把别人嚼过的资料重新拼凑。”这是周东对这档人文阅读类节目的基本要求,他更想做的是梁文道式《一千零一夜》纯粹观点性的阅读节目。所以作为扎根于四川本土的阅读节目,本土文化既成为滋养《书香成都·蓉城书话》乃至《东周社》节目的文脉,也为节目带来了独具一格的视角。讲到蜀派古琴,周东把《蜀中琴人口述史》熟读后,不会迂腐地和你生拉硬扯各种音乐流派,而是以著名“旅行者号”宇宙探测器上的星际唱片为入口,和你讲那位把古琴曲子《流水》弹得出神入化的都江堰艺术家张孔山,是如何获得关注把古音送往遥远宇宙的。

有时同一个本土文化话题,在不同的阅读书目中也有不同“解法”。“王婆婆在卖茶,三个观音来吃茶……”讲到四川的茶文化,周东可以深入成都街头巷尾茶馆里,从谚语“龙门阵”中看社会文化,也可以做延伸阅读,向观众推荐潘向明的《茶可道》、日本人冈仓天心的《茶之书》、陆羽的《茶经》等书。

而从地域上,栏目还开辟了“都江堰”“金堂”“郫都”等区域系列,着眼于首批四川历史文化名人的故事,在阅读之美中传承天府文化。